比利时和德国的两座水塔之家

  编辑:王龙  时间:2011年10月04日   

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和德国柏林,分别有两座水塔之家,两个有着强烈水塔情结的家庭,是如何千辛万苦改造这么一个怪物的?事实证明,只要有想法,水塔绝对是理想的栖息之地。有人迷恋海岛别墅,有人向往丛林小屋,今天的两位主人公,则对古怪的水塔情有独钟。

水塔建筑

一个水塔之家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主人帕特里克-密特斯(patrick mets)花了3万欧元买下废弃的水塔,又花了巨大的心血和相当于50倍房价的价钱,请来布鲁塞尔建筑设计师茂罗-布里格姆(mauro brigham)整修设计,变成一个具有极简主义风格的家。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帕特里克和爱人携手奋斗,最后在梦想成真之际失去了爱人,但也赢得了新的爱情。现在,他和爱人以及她的两个女儿住在水塔里。

另一个水塔之家的主人、48岁的理查德-赫尔丁(richard hurding)和47岁的妻子萨拉·菲利普斯(sarah phillips)都来自英国,是工业设计师,萨拉曾在伦敦和香港工作过。夫妇俩曾一起到过葡萄牙里斯本、德国柏林、西班牙巴塞罗那、澳大利亚和上海挑选居住地,最后敲定德国柏林。

比利时布鲁塞尔水塔之家

与水塔纠缠的这么多年

帕特里克-密特斯从小就迷恋水塔,他曾无数次幻想,希望有一天可以住进一个水塔里。他说:“我非常喜爱水塔的形状,没有任何一座水塔是一模一样的,我希望我的家就像水塔般独一无二。”

今年40岁的帕特里克是布鲁塞尔aremis房地产公司财政部和人力资源部的主管。15年前,他用3万欧元买下了现在这座水塔建筑。在这之前,他曾经花了好几年时间,每个周末都骑着摩托车,走东串西,寻找合适的水塔。

“第一眼看到它——仅仅是站在它外面看,当时我们不能进入里面——我们就爱上了它。虽然它当时的状况并不佳,但我们爱它的形状。对于水塔来说,这样的外形很独特。它有许多大型窗户,可以知道里面有好几层(许多水塔仅仅是一些开放的圆柱,用于支撑蓄水池)。水塔选址也很好,位于绿化区中央,离布鲁塞尔仅有10分钟的路程,而且挨着国家机场;我们能够想象,站在每一层的窗户前望出去所能看到的风景。”帕特里克说。

虽然花费如此多的精力、时间和金钱,但比起后来改造、装修水塔过程中遇到的麻烦,买水塔已经算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帕特里克买下的这座水塔,位于环境保护区,根据比利时官方文件的规定,环境保护区里建筑物的装修风格受到各种各样的限制。帕特里克说:“由于水塔位于绿色农业区,原则上是不可能把它拿出来做其他用途的。”

为了打破官方繁琐的限制,帕特里克先后花了8年时间。“第一年的时候,我们都在尝试正规的渠道,但总是被一个相同的理由——‘水塔位于绿化农业区’而遭到拒绝。当我们在了解‘保护’程序之后,我们以保护之名提出了申请。我们的保护计划很快引起了环保部门的兴趣。那时候我们知道,这离我们的计划被接受并通过不远了。但这是一个非常冗杂的过程,在部长签署同意书之前,有很多的行政步骤。一旦我们得到了这个保护文件,我们才能对当局提出改造请求,以获得对建筑的改造许可。”

一旦获得改造批准,帕特里克便兴奋地一头栽进改造和装修水塔之中。他整整花了5年时间和高于购买水塔价格50倍的150万欧元,完成了他的心愿。直到3年前的2009年,他才真正搬进梦想中的水塔家园。

但太多的时间、精力和金钱的投入,让帕特里克陷入了爱情危机。3年前,在他搬进新家的那一年,妻子离开了他。“我跟我的前妻一起实现这个愿望,但我们在18个月之前分居了。我们分居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实现这个愿望,我们面临了巨大的压力。这个项目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而我必须非常努力地工作,以挣够钱完成这个心愿。我的前妻无法理解这一切。”

这着实有点凄凉,完成了心愿,却失去了一起分享的人。好在1年前,帕特里克认识了现在的伴侣,她带着两个可爱的女儿(分别是11岁和13岁),住进了这个6层的水塔大房子。帕特里克告诉我们:“女儿们很喜爱这个水塔,并且我们都因有这样的经历而骄傲。但现实情况是,她们都是在比利时的法语区长大,目前仍然还在那里上学。我妻子和孩子们的家人以及所有的社会关系也都在那里。所以,我们正在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近期想把水塔卖了,搬回法语区。”

也许是愿望达到后,才意识到爱情和家庭的重要性。3年后的帕特里克,为了妻子和孩子,毅然决定出售梦想中的家。他说:“这确实是一个伤心的时刻,但孩子们的社会福利比漂亮的建筑更重要。出售这栋建筑将花费不短时间(可能要超过1年),但这也是好事,我们在卖掉它之前会多住在这里。谁知道接下来我们又会有什么项目要实现呢。”

虽然卖掉水塔很令人惋惜,但经过这样的过程,帕特里克也许已经找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