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后花园定制儿童玩具屋

来源: 外滩画报  编辑:王龙  时间:2011年10月12日   

造价几千到几十万美元不等的游戏屋让儿童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制作公司以“游戏屋也是家的一件装饰品”来推销一种生活理念,有实力购买游戏屋的家长坚信它可以激发孩子们的想象力,穷父母则只能以“心理学专家认为游戏屋与想象力无关”来宽慰自己。

克里斯蒂和女儿

约翰·席勒是石油公司经理,他的妻子克里斯蒂则是由花花公子模特转行来的博客写手。两年前,夫妇俩为他们4岁的女儿辛克莱定制了一间儿童游戏屋,造价5万美元。

端着鸡尾酒,宾客们弓着腰穿过只有1.4米高的门。这间2层楼、15平方米的儿童游戏屋延续了和席勒家豪宅同样的装饰风格:高达1.5米至2.4米的拱形屋顶、按比例缩小为普通家具三分之二尺寸的家具、硬木地板、人造壁炉和漂亮的马赛克壁炉架。

迷你的不锈钢水槽上方接通自来水,与之相配的不锈钢迷你冰箱里存放着盒装果汁和冰棍。楼上则放着儿童尺寸的沙发和椅子,室内装着空调,还可以在32英寸的平板电视上看DVD。全开式的窗户有防蚊虫纱窗,窗槛花箱里还种着秋海棠。

“我觉得这就像是院子里的珍宝一样。”40岁的席勒夫人这么形容这间小屋。

经济低谷期依然生意兴隆

有些人可能会觉得让孩子拥有自己的儿童游戏屋非常奢侈,席勒夫人承认这意味着更多的开销。但是她把儿童游戏屋看作是家的延伸。“我女儿很喜欢它,当然它也的确是非常容易引起争议的东西。”哪怕在经济低谷期,一些家长似乎也愿意花费一大笔财产为他们的孩子建造儿童游戏屋,并且把它视为后院装置艺术的一种。大约花费20万美元可以找到许多制作高档儿童游戏屋的公司和独立工匠。儿童游戏屋有很多不同的风格,包括像席勒家的那种真实房屋的复制品以及更具想象力的创作——海盗船、树屋、童话故事里的小屋。制造商表示,尽管经济不景气,但他们还是像原先一样忙碌。

芭芭拉·巴特勒是个艺术家,同时也是一位儿童游戏屋的制造者,她今年的销售额上涨了40%,并且她手上的预付订单是去年的两倍。不仅如此,她受雇建造的这些屋子的平均价格也从2.6万美元涨到了5.4万美元,几乎翻了一倍。

同样地,在波特兰市做儿童游戏屋生意的哈利迪说,他的收益在经济不景气阶段每年上升15%,“对于儿童肥胖持续增长的担忧,以及因此带来的对运动的需求帮了我们不少忙。”他说。事实上,他的生意非常红火,最近,他的公司儿童怪屋(Kids Crooked House)从100多平方米的仓库扩展成为了将近400平方米的生产车间。

宾夕法尼亚州芬利维尔的小人国游戏屋公司(Lilliput Play Homes)销售部副总经理帕蒂·托纳说,他们所销售的儿童游戏屋相对于市场的整体水平价格相对低廉,根据不同式样和定制程度,售价大约在4000到5000美元。最畅销的是双层带阳台及列柱式门廊的殖民地风格小屋、有炮塔和秘密通道的小型中世纪城堡。

游戏屋是后院的装饰品

洛杉矶的编剧希瑟·哈希·赫恩和动画片导演的丈夫詹森,给他们4岁的女儿和1岁的儿子买了一幢儿童游戏屋。这座长2.7米、宽1.8米的紫色屋子花费了2450美元,它那异想天开的摇晃式结构就好像是卡通片里的房子似的。

40岁的赫恩女士说:“我不想买那些贵得毫无道理的东西,但是我也不想买那些枯燥乏味的东西。”她喜欢那些时髦的、不同寻常的东西,“儿童游戏屋在后院会成为景观的一部分,所以我希望是与众不同的,但也不会显得很突兀。”

赫恩女士买了迷你的桌子和椅子,以及紫色的枝型吊灯来装点游戏屋。她还请了工匠给游戏屋排了电线,从车库供电,并且用99美分的人造文化石铺了地板。她解释说这么做是因为“好让它看起来像石头城堡的地板”。当然效果很喜人:“我女儿喜欢去游戏屋画画,不过目前,我的儿子还只是觉得这么爬进爬出很好玩。”

对于那些偏爱现代美学的游戏屋的人,一家位于巴塞罗那叫作“斯玛特游戏屋”的公司所设计的屋子一定能够唤起你对著名建筑师杰作的回忆。在伊利诺斯的样板(造价12,485美元,包括室内照明)上看去简直就像是现代建筑大师小密斯·凡·德·罗在后院里的屋子。这家公司是丹麦设计师大卫·拉莫拉·克里斯蒂安森在去年建立的,他坚持认为游戏屋不仅仅是孩子嬉戏的场所,它同样也应该是家的“一件装饰品”。

建造了席勒家游戏屋的La Petite公司的老板艾伦·莫勒说,他在一年中为全国顾客建造了12幢游戏屋,费用在9000至7.5万美元不等(不包括运输费)。但是他也表示“只有某些特定的客户才能承受我们的产品”,因为没有多少人家的后院足够容纳这些庞然大物。比如造价为5.2万美元的“红胡子的复仇”,这座3.6米高,5.4米长的海盗船型的游戏屋,包括了一个桅杆瞭望台、红木做成的上下甲板,船长室里还有可以当床的皮制长椅。

游戏屋可以激发想象力

但是那些没有足够的空间(或者可支配收入)来安装游戏屋的家长也不用伤心。儿童心理学家称,家长不必为了提高孩子解决问题的能力和情感敏锐度而花如此一大笔钱来买下这些虚构的、想象而出的游戏场所。

史蒂文·图波是纽约城市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同样也是《附件,玩耍和真实》一书(Attachment, Play, and Authenticity)的作者,他注意到“过多的儿童游戏屋可以满足家长的威严感”,但是他们“与孩子对于玩耍空间的需求和渴望是毫不相干的”。他说,“它们不会阻碍孩子想象力的发展,但是也不会有更大的帮助。”

37岁的卡蒂·拉格娜和36岁的马修·奥宾是康涅狄格州米尔福德的一对夫妇。今年的早些时候,他们为6岁的女儿彭妮和5岁的儿子奥利佛买了一座亮黄色的游戏屋。他们花了34oo美元,比海盗船便宜了不少,但是对于身为出版社市场总监的拉格娜以及家庭主夫奥宾来说,这仍然是笔不小的花费。但是拉格娜认为,孩子从中得到的乐趣是无价的。“这是活动的中心,也是吸引孩子玩耍的主要原因。有时候,窗台上会放着他们用沙子捏成的馅饼,有时候他们则变身为兽医,对毛绒玩具进行会诊。”

就像那些为孩子买了儿童游戏屋的家长一样,无论价格多少,拉格娜的目的是让孩子多去室外玩耍,培养他们的创造力,她认为“玩游戏机的时候,孩子们只需根据要求一步步来做,但是儿童游戏屋则可以完全激发他们的想象力。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