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收藏:财富的避难所

  编辑:刘雨  时间:2011年6月04日   

  包括珠宝在内的所有奢侈品在收藏的同时,都能成为投资者财富的避难所,而对于其收藏价值的判断,除了品牌、时间和罕见度外,不同的奢侈品有不同的标准,而这就需要投资者慧眼识珠,才能使其具有升值潜力。

边缘收藏

  边缘收藏

  5月28日至6月2日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隆重举行的佳士得2010年春季拍卖,呈现逾2000件珍品给世界收藏爱好者,此次总估值约15亿港元。这次佳士得拍卖涵盖了12个广泛的不同类别的收藏珍品,从中国书画、传统工艺品、现代艺术大师的作品,到来自东南亚展现时代尖端的当代艺术品,与其他春拍所不同的是这次佳士得春拍融入了名酒、华丽珠宝及珍贵腕表的展现,这似乎让拍卖市场有点新鲜的春风拂面之意。

  一直以来中国藏家中的99%,都是以收藏中国艺术品为主的。而当我们放眼国外的收藏家群体,似乎不难发现,与中国收藏爱好者相比,国外的买家对于收藏的兴趣似乎是更为广泛一些。他们除了收藏主流收藏品之外,还对家具、珠宝、红酒这些貌似边缘的收藏感兴趣,以及对非洲艺术、印象派艺术等不同类别的艺术品都会有涉猎。

  醉人的液体黄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把名酒的收藏称之为“醉人的液体黄金”,此“黄金”的价格飙升迅猛让人叹为观止。先让我们来看一些数据:1999年拍卖散装穴藏贡酒“道光25年贡酒”,均价3万元1斤,而2002年拍到4万元1斤,3年时间升了1万元。从1999年到2009年的近十年时间里,一般的名酒升值都在五到七倍之间,而有些酒中珍品的价格和价值则上升了不止10倍。2007年1月,在重庆的一场名酒拍卖会上,一瓶1985年出厂的五粮液最后以2.2万元的高价落槌,而当时的购买价格为3.75元,22年后,价格翻了5866倍。这些数字实在是晃眼得厉害。

  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载体,酒被称为是一个充满灵气的东西,无论是豪气万丈的指点江山还是激昂文字,又或者是潇洒的泼墨丹青,哪一样似乎都离不开酒,“无酒,便无兴致、无灵性、无回味、无激情……”中国人的生活似乎是在“无酒不成席,无酒不成欢,无酒不成礼”的状态之下。因此,有人就这样说了:酒从诞生起就深深地融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和文化,所以名酒收藏,升值是指日可待。真是如此吗?

  我国有着数千年的酿酒历史,在世界上也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酒文化,而白酒从某种角度而言也是中国文化的一种象征——“礼天地,事鬼神,奉亲酬友的神物。”也许从文化的角度我们不难看出名酒的收藏价值,这基于连普通大众都知道所谓的好酒就是年份越久越馨香、醇厚,其价值是“只有上涨不会后退”。那么对于大多酒收藏者而言,收藏酒,自然意味着是收藏名酒。这是一种品牌价值,也是“名”的价值。具有历史文化价值和艺术价值的名酒,其经济价值自然不菲,但是面对中国名白酒的市场上遍地开花的“百年老窖”,你知道谁是真正的“百年”?很显然仅从其完整性、酒瓶、酒标、包装设计上你是无法辨别的。而白酒的可蒸发性也给收藏者带来了一定难度。

  相比于海外成熟的洋酒拍卖市场,内地的名酒拍卖市场还处在一个初露矛头的发展期。不过随着中国近年经济的持续发展,拍卖市场的潜力正在逐渐呈现。而洋酒收藏也逐渐走入国人的视线。

  2008年香港佳士得“顶级珍贵名酒”拍卖回归亚洲后,拍卖成绩斐然,2009年香港佳士得名酒拍品的平均成交价高达134000港元,此成交价遥遥领先于亚洲其他拍卖行。作为全球洋酒拍卖的领跑者,2010年春季,佳士得将于5月29日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的“顶级珍贵名酒”拍卖,似乎让人期待不少。其中“金浆玉醴—跨越三个世纪的滴金庄珍品组合”,是滴金庄历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单一拍卖组合,最早年份的一瓶为1825年。

  毋庸置疑,从近年的洋酒收藏状况可以看出,洋酒收藏似乎成了投资者的又一个避风港。它与艺术品相比,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它是一种有形资产,不仅有升值的空间,同时也有“实用价值”。也就是说,酒并不是拍下来收藏了,放在那里就万事大吉。面对酒的最佳品尝时间,更多的时候我们要懂得收藏的酒在适当的时候应该拿出来享用。无论怎么看,对于酒的收藏,其实不仅仅是一种投资,更是一种生活品位。

  越奢侈越有收藏价值

  2010年“五一”国际劳动节,首都博物馆联手香港世英腾韵有限公司,共同推出了《心语神工——雕刻珠宝艺术展》,本次展览的作品均属于国际上独一无二的珠宝类型——雕刻珠宝。这些融合了雕刻艺术和珠宝设计的作品,总价值约3亿人民币的197件雕刻珠宝作品均出自香港国际级珠宝设计大师陈世英先生之手。

  雕刻珠宝,是以中西传统雕刻工艺为底蕴,配合现代的冶金、镶嵌、打磨等技术,结合人体工学和光学的应用所创作的珠宝饰品和佩带品。内雕和幻象雕刻法,只有透光的材料才可以显现其玄妙的幻觉,而前无古人的反传统雕刻技法,为陈世英奠下雕刻大师的地位。

  5月12日佳士得即将举行的日内瓦拍卖会上还将隆重推出极为罕见稀有的钻石及精美珠宝首饰。而本次拍卖的焦点是一款极其珍罕的钻石项链。这件钻石项链为私人收藏,名为“Sparkle and Style”系列。它是一位独具慧眼且充满热情的收藏家逾40年的收藏。这套独特、大胆而充满趣味的项链,是以一串由20颗圆钻所组成,重达155.17 克拉,本来超过150克拉的钻石项链在业内就极其罕有,而这串项链更为难能可贵的是设计师一丝不苟的态度,他为每颗钻石进行了仔细镶嵌,其微妙的渐变效果与璀璨明亮的光泽,让这套珠宝生色不少。

  种种信息是不是在向我们预示珠宝收藏市场的热度飙升呢?

  香港苏富比中国及东南亚董事朱燕仪曾在媒体公开表示:“在经济不景气的环境下,对于精明的投资者而言,珠宝收藏无疑是财富的避难所,与其他收藏门类相比,可以肯定地说,珠宝具有很强的抗跌性。”

  也许,相比刚刚形成的、还比较脆弱的中国当代艺术品交易市场,已经有超过几十年历史的亚洲珠宝拍卖市场,其“抗跌性”很强。这个“抗跌性”还表现在珠宝市场一直流行的市场不等人,先到者先得。也就是“先者生存”,而不是所谓的“适者生存”。其实,众所周知,在珠宝拍卖市场中,高端收藏级别的珠宝 (钻石和翡翠)的价格波动几乎不存在。因为全世界范围内,只有最稀有的、保值性强的珠宝才会进入拍卖交易市场,一旦被藏家购买,就意味着它以后很难再“重现江湖”了。

  相比较国外的珠宝拍卖市场,中国的珠宝拍卖似乎一直火不起来。究其原因,无疑是因国内珠宝拍卖体系评估制度的不够完善。其实,这还与内地拍卖市场积累的多是奇货,而且以中低端货为主,“硬货”急缺有关,业内人士称如此的状态不足以支持大的拍卖。

  香港苏富比、佳士得的珠宝拍卖历史由来已久,而且在国际珠宝拍卖上也赢得了无数好评,这想当然是和香港珠宝拍卖评估体系的完善有关。2009年春季,香港苏富比“珠宝玉石手表专场”总成交约3.26亿元,其中一件重16.58克拉的榄尖形D色完美无瑕钻石耳环最终以约11.4224万元成交。而香港佳士得“瑰丽珠宝及翡翠首饰专场”总成交额也高达约2.26亿元,两颗分别为20.70克拉及10.07克拉足色全美梨形TypeIIa钻石所组成的项链以约2279万元成交。

  6月1日,香港佳士得春季拍卖会,以六件珍贵珠宝首饰组成的“六玲珑”(The Sensational Six),其中每一件的珠宝首饰皆被称为顶尖拔萃、稀有难求。宣传者称随着当今市场上这类顶级的珠宝日趋稀少,此次拍卖对众收藏家而言无疑是千载难逢的良机。这也就是在告诉珠宝收藏者,奢侈与奢华意味着价值更高。姑且,我们看看这“六玲珑”的报价:一条稀世珍罕老坑玻璃种翡翠珠链估价:约4400万元 -7000万元;一枚瑰丽罕有5.01克拉心形Fancy Vivid Blue VS2彩钻戒指估价:约3300万元-4800万元,这两件珠宝是此次拍卖的主拍,“六玲珑”估价的总值接近了2亿港元(2500万美元)。如此惊人的报价很是让人咋舌。

  其实,包括珠宝在内的所有奢侈品在收藏的同时,都能成为投资者财富的避难所。而对于其收藏价值的判断,除了品牌、时间和罕见度外,不同的奢侈品有不同的标准,而这就需要投资者慧眼识珠,才能使其具有升值潜力。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