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0万最昂贵中国古书诞生 小众雅藏也爆发

  编辑:刘雨  时间:2011年6月29日   

与书画、珠宝、古董珍玩等收藏门类相比,古籍善本一直都是曲高和寡的“小众雅藏”,即使在近几年一片风生水起的艺术品市场中,它的表现也相对低调得多。但是,随着新天价的出炉,新的价格指标体系正在被重新确立。古籍善本被越来越多的人看作是拍场上的下一匹“黑马”、又一块“掘金宝地”。书中真的是有“黄金屋”了。

陶叔献辑-两汉策要十二卷-(局部)成交价:RMB-48,300,000 陶叔献辑 两汉策要十二卷 (局部)成交价:RMB 48,300,000

拍出4830万天价的元代古书

5月22日,在中国嘉德2011春季拍卖会古籍善本专场中,一部元抄本《两汉策要‘十二卷’》以900万元起拍后便遭遇疯抢,在经过了近70轮激烈叫价之后,最终一位电话委托的买家以4830万元人民币将其收入囊中。这不仅一举创出了中国古籍拍卖新的世界纪录,也使得这部《两汉策要》成为了史上最贵的一部中国古书。

虽然,在今天亿元级别的艺术市场上,4830万并不算什么天价,但是,对于“古籍善本”板块来说,《两汉策要》这个创纪录的价位意义非凡。据记者了解,以往能拍出超过千万价格的“古籍善本”就已经算是屈指可数了。

不过,这部天价古书的来头也确实不小。《两汉策要》共十二卷16册,为元抄本,距今已有超过700年的历史。此书由宋朝陶叔献编辑,收录了两汉期间164篇重要的政论文章,共9800多字,历代盛传为元代书法大家赵孟頫手书。

“自明朝以来,《两汉策要》就是一部学术界、藏书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难得珍品。对于古今藏书家来说,这是最让他们梦寐以求的一部书,因为它在历史上就已名动天下了。”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古籍善本部总经理拓晓堂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而且这部书一直出入于名门宦族之家,在长达500年的历史中,一直是名家递藏、流传有序。”

据拓晓堂介绍,《两汉策要》在明嘉靖年间由著名藏书家周良金收藏,到明末清初,又被有“海内第一藏书家”之称的毛晋所收藏,成为其“汲古阁”中最被珍视的藏品。“一生藏书无数的毛晋最爱的就是这部《两汉策要》,他在书上打上了自己的收藏印80多方,足见其喜爱之情。”拓晓堂说。

“毛晋非常爱书,藏书多达8.4万余册,其中不乏众多罕见秘籍。他也是中国历代私家刻书最多的人,先后刻书600多种,而且多经精校、缮写精良。”拓晓堂说,“所以,在中国近现代藏书史上有一个专有名词,叫‘毛抄’。在中国近现代古籍善本的评级标准中,只要是‘毛抄’,均被视为一级善本。”

到了清乾隆年间,《两汉策要》为张朝乐所得。到了清末,此书又被满清的大贵族完颜景贤所收藏。完颜景贤故去后,遗物散出。这部书后来又被众多官宦和藏书家所收藏。“在这部书中,我们几乎可以找到中国近现代历史上所有著名的藏书家的题跋,其中包括翁方纲、王杰、钱大昕、戴衢亨、袁枚、秦承业等。”拓晓堂介绍说。

缘何“一纸千金”?

如此传奇身世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当这部古书刚在市场上露面,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部书一面世,就引起了藏书界极大的关注,无数海内外重量级的藏书家都打电话来咨询或者亲自来看这部书。”拓晓堂说。

一部《两汉策要》为何如此让人心向往之呢?拓晓堂认为,一是它符合了善本的所有标准,艺术价值、文物价值、文献价值都非常高,十分罕见;二是对于古籍善本来说,名家递藏、有序流传、批注题跋等因素非常重要,而这部书可谓几大要素全部囊括,十分难得。

最重要的一点则是此书的手书者及其书法,历代均认为此书为赵孟頫手书。

赵孟頫,字子昂,号松雪,浙江湖州人,是元代泰斗级书画大家。他是宋太祖赵匡胤的十一世孙,元朝被征召入仕,官至翰林学士,封魏国公。跨越宋元两代的赵孟頫多才多艺,书法、绘画、诗文都颇具影响力,他在中国书法艺术史上更是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和深远影响。他与唐代的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并称为“楷书四大家”。近年来,他的书画作品在拍场上也达到过千万级别。

“其他不论,但就年代而言,一般来说,600年前的书在市场已经多是论页卖了,400年前的书才会论册卖。宋元善本本身就少之又少,这部书已经700多年,还相对完整,整套出现,太难得了。”一位收藏古籍多年的藏书家刘先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小众雅藏”不再曲高和寡

在收藏的众多门类中,古籍善本一直被视为是“小众雅藏”,是有一定门槛的,如果没有一定古文、历史功底,有些东西是根本看不懂的,懂都不懂,何谈收藏?因此,与书画、珠宝、古董珍玩等相比,能就古籍善本讲出个所以然的人要少得多。

何谓古籍善本?收藏界普遍的看法是,1911年以前的书籍可称为古籍;1911年至1949年的称为解放前旧书。所谓善本的概念,最早出现在宋代,善就是好的意思,善本最初是指版刻书籍的精品,后来把那些版刻古籍中的校刊好、装帧好,时代久、流传少,具有学术价值和历史价值的书籍称之为 “善本”。

现在古籍善本的概念更加扩大了,书籍、雕板、信札、石碑、古代珍贵的档案、文献资料等都涵盖其中。近年来,各家拍卖公司都会推出古籍善本的专场拍卖,有时种类也会更加广泛,如甲骨、竹简、插画、著录等。很多时候,往往“善”比“古”更具价值,很多近现代的善本价格要远远超过一般的年代久远的古籍。

“相对于大量新买家进场的其他板块,古籍这块主要还是原来那些人在玩,新买家有一些但并不多。”刘先生说,“所以这块的藏家多,投资、投机的买家还是少数。”可能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在价格疯狂上窜的艺术品市场,古籍善本的价格相对上升平稳。

刘先生也看到了一些变化。“相对于书画,古籍善本的价格还是要低很多,很多人认为这里是洼地,还是未被开发的金矿,所以进场的人越来越多,特别是一些精品,这几年涨势还是很惊人的。”他说,“比如十几年前,一页宋元刻本在千元左右,但现在至少要一两万,翻了十倍。”

但是,刘先生认为,即使是这样,古籍善本的价格其实并不高。“明代就有‘一页宋纸二两金’的说法了。虽说纸寿千年,但毕竟不好保存,流传几百年非常不容易。”

从收藏和投资的角度来看,业内专家建议尽量去找那些历代藏家递藏,流传有序,并且经过重要藏书家批注、题跋过的精品,年代当然是宋、元、明最佳。不过,这些确实需要一定的经济实力、文化功底和眼力。

如果经济实力不足,也可以考虑收藏一些年代不久,但是有历史、文化意义的名人书札、信札,这些藏品既有收藏价值,又能有文化价值和学术研究意义,业内普遍认为这些会成为古籍善本板块中一个新的增长点。

比如,在2009年,一批 “胡适存友朋信札”就拍出过744.8万元的高价,其中包括陈独秀等致胡适信札(554.4万元)、梁启超致胡适词稿及信札(78.4万元)和徐志摩致胡适信札(112万元)。而今年春拍中,一份揭秘徐悲鸿与刘海粟世纪恩怨的“徐悲鸿致周扬信札”也拍出了209.3万元。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