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康永:艺术里的金钱游戏

  编辑:刘雨  时间:2011年8月23日   

蔡康永

  《艺术里的金钱游戏》 蔡康永 陈冠宇 著 湖南文艺出版社 2011年8月

  蔡康永(微博)把多年赏画买画的经验和故事娓娓道来,读者最关心的两大内容都在其中:让你拥有赚钱的眼光和理性的思维,同时在赚钱中处好社交之道。

  谁说艺术是圈内游戏?本书作者告诉我们说:只要掌握好人脉、眼力、智慧,艺术与生活是可以相通的,是每个人都可以去尝试并能做好的。

  画作像葡萄酒,也要挑年份

  要避免被信息误导,知识就很重要。比如说,你是一个刚入门的人,在东京的艺术博览会上看到一张草间弥生的作品,色彩丰富、漂亮又大张,草间弥生明明就是日本首屈一指的当代艺术家,但是这件作品定价却很低,为什么?如果陈冠宇正好坐在你旁边,你问他这个问题,他可能会告诉你,价格低,是因为画作上标示的年份不够好。

  葡萄酒有年份,画作也有年份,这也是知识。画作的年份不够好是什么意思?因为那幅画可能是由草间弥生的工作室助手协助创作,跟某个年份之前完全由她自己亲笔画的作品相比,就会被认为没那么珍贵。画面类似的草间弥生油画,去年卖三百万,今年,同样尺寸的却只卖两百四十万元,不是她的作品跌价了,而是因为今年卖的这幅是助手画的,是studio work,由草间弥生工作室完成的,和画家完全亲笔创作有差别。

  不过老实说,对一般买画的人来讲,同样都是草间弥生,要炫耀品位的话,家里挂一张彩色的草间弥生大南瓜,够有面子了,也绝对不会有不上道的客人上前检查说:“年份不够好喔,是助手帮忙画的。”

  说到工作室生产制,陈冠宇要强调:日本知名艺术家村上隆成名之后的作品,也是采用工作室的生产模式做出来的。如果你买村上隆的画或雕塑,所附的证书上,会有艺术家村上隆的名字,同时也会看到参与制作的团队名字,例如谁画的底色、谁负责计算机绘图等。村上隆就像是电影导演,会把演员、美术指导、摄影、灯光等工作人员的名单通通列上去,摆明了就是studio work。其实在文艺复兴时期,米开朗琪罗等大师,都是采用工作室生产制的,并不是什么新的做法。只要能呈现大师的美感与创造力,不见得每个环节都要大师亲自动手。

  拍卖会是近身肉搏的游戏场

  电视新闻中,拍卖会动辄拍出价值上亿的艺术品,但是想进拍卖会,一定要是大富豪吗?那可不一定,也有拍卖品是从几万元起跳的。你当然也可坐在会场看热闹,什么都不买也没问题。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去拍卖会买画有一个好处,里面卖的东西大部分都已经在市场上流通,不太会买到完全无法流通的东西。如果你去逛画廊,那你要有心理准备,你买的这张画可能永远卖不掉,也许全世界只有这位画家、这位画廊主人,以及你,一共三个人喜欢这张画。

  换作在拍卖场上,就可以观察买这幅画时有几个人跟你竞争,来分析对这张画感兴趣的人有多少。比如说有五个人跟你竞争,最后被你买到了,那么你将来要脱手时,理论上那五个人还是会有兴趣才对( 但也只是理论上啦,要提防他们是受委托来拱价钱的临时演员)。另外,拍卖会还有一个微妙的功能,你可以当场感受到你买的价位合不合理,也就是众人的竞相出价会提供你安全感,让你觉得自己买的东西是值得的,相对来说,某件作品从头到尾,只有你一个人出价,虽然轻易买到,心里不免凉飕飕的,不知是不是自己判断出了问题。

  拍卖会现场有点混乱,场内弥漫躁动的气氛与情绪,所以只在拍卖场买画的人,很容易头昏目眩,被牵着走。我有些朋友因为觉得现场很有趣,也来举举看,不小心就买到了。虽然有人运气好,买到的画后来涨到两三倍,但也有人立刻成为冤大头。

  新手进入拍卖场,应该感受的事情是,什么样的画是真的众人追逐?什么样的拍卖过程看起来怪怪的?在现场看节奏可以掌握一二。有些画一抬出来,起跳价十二万,大概沉默十秒钟都没有人举,这时候突然有人举,这很可能就是安排过的。为了不想让这件作品没有人出价,画廊老板可能会在现场护航。有些作价方式则很明目张胆,原本在聊天的两个人,摆明是朋友,却在拍卖进行过程中轮流举牌,互相竞争,实在欠缺说服力。既然是朋友,根本就可以私下商量解决之道,不太可能在拍卖场上杀红了眼。

  我觉得在拍卖场里面,可以抱持着一个最高原则,也就是只允许自己在预算内买到。不一定要买到最便宜,但是超过预算,就强迫自己不再举牌。比方说,你口袋有五十万,已经分配好三十万是要买这张欧阳春(微博)的画,二十万要买那座池龙虎的轮胎塑猛兽;后来欧阳春那幅竞争输了没买到,如果就此把那三十万移到后面,总共用五十万去买池龙虎的轮胎猛兽,这就是超出预算了,这种情况在拍卖上并不少见。要记住,钱不一定非得在今天花掉,如果只是因为今天不愿空手而回,坚持要拎一幅画回家,很容易会用不合理的价钱买到。买画一定要照预算买,才不容易掉进有心人士作价的陷阱里。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