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锦江:猛大叔的收藏秘密

  编辑:刘雨  时间:2011年8月29日   

名人收藏徐锦江的收藏爱好广泛,除了红木、字画这样的艺术品,摩托车也是他的一大爱好。

名人收藏2徐锦江近年参与了不少室内设计项目,日前他就在网上贴出了最新的设计成果。

  执着 想建一座自己的博物馆

  徐锦江(微博)所说的转变“人生重点”,就是回归到玩家具、做设计的闲适生活中去。徐锦江酷爱国画、收藏,生活中充满力与美的碰撞。因为一直在学习绘画、熏陶艺术修养,徐锦江还得到了在外人看来是“最有价值”的东西:名人赠画。看看艺术家的名单,就知道他收藏的作品的分量了:除了关山月,还有同为岭南画派第二代传人的黎雄才、杨善深,广东油画大家陈衍宁,著名画家石虎等,随便拿出来一张上拍场,价位差不多都要在百万元处起拍。但徐锦江从来没有卖画的想法,“我想日后建一座自己的博物馆,将家里收藏的全部艺术品公开展示,好东西整天捂在家里藏着,太可惜了。”

  说起四处收画求作品的故事,徐锦江就乐个不停。在北京,徐锦江特别欣赏金凤石的作品:“他的作品很写实,造型能力高超。如果把他的作品当作一支股票的话,应该是值得炒作的。”徐锦江说,为了能认识艺术家本人,他一路追逐。最终通过艺术家夫人的妹妹,徐锦江见到了仰慕已久的金凤石,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金老师,我要追求你。我想让您画一幅以我为模特的作品。”结果金凤石满足了徐锦江的请求。那天取画时,还发生了一件好玩的事,金老师的夫人对徐锦江说:“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因为作品是单色调的,类似素描的效果,风格比较狂野。如果你不喜欢,我们就自己收藏了。”吓得徐锦江赶紧说,不不不,我喜欢,我喜欢,一定要给我,“我觉得这幅画是我最近收藏的最满意的作品了”。

  而谈到和石虎结交,也是源于他的执着,有次他坐飞机,看到飞机杂志有石虎的字,当下就觉得太好了,于是就跟身边的朋友打听,后来听说他在澳门和珠海,就去到珠海,第一次没见到,第二次就直接去敲门,冒昧地跟他讲,自己是香港演员徐锦江,很想求一个作品,没想到石虎立刻答应了,隔天中午就写了句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送给他。徐锦江的妻子蚂蚁就说他收画的时候像个孩子,“有一次他到石虎家,看到他画的一幅新疆小女孩画,很喜欢,回到家还是牵挂不已,半夜睡不着叫我打电话给石虎,要他留着画不然就给人买走啦。第二天就像见情人一样嚷嚷着,"我要见到我的新疆小胖妹啦",他其实真的很单纯,像小孩子,反应很直接。”

  品味 不仅玩收藏还自己设计

  除了艺术作品,从2000年开始,他因为要给自己在香港的新家选一个摆关公像的香案而与红木结缘,并且一发而不可收。现在,他已经收藏了几屋子的各种黄花梨、紫檀的香案、书桌、方椅、圆凳、床柜。“我喜欢红木家具的形、艺、材、韵。我现在与明清家具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对明清家具的痴迷也与日俱增。若有机会与能力收藏的,总是不惜购入。”徐锦江说,自己是北京南三环一家古典家具市场的常客,他闲暇时就到这里赏家具,真的可以一直看到市场关门,还经常跟保安赖着不走。

  关于红木,徐锦江也有很矛盾的地方,他喜欢这种工艺之美,但也深切明白,每一件红木家具也都是对自然界的破坏,像黄花梨、紫檀,这些自然界里的树种都是不可再生的。在拍戏时,看到有剧组里的工作人员为了获得好的拍摄效果而砍树,徐锦江会发火骂人。在香港,他的家旁边就是著名的空中花园。他看到里面树木的线条美感不够理想,就跟园林部门联系认养了公园里的树,然后更换了树种,又自己请专人料理。每天早上他走出家门来到广场上,看到人们在他种的树下乘凉嬉戏,他会非常开心,还像个小孩子一样从家中拿出可乐给他们喝。

  不仅热衷中国古典家具,徐锦江在香港、北京、上海、云南和贵州都买了房子,装修设计都是自己包办,其中贵州的别墅就是一套现代感强的家居,Armani玄关桌、Gucci设计师灯具、兰博基尼的真皮沙发,一桌一椅都是他亲自挑选和摆放,谈起家具他也头头是道:“我的冰箱很好,真的很耀眼,这也是英国博物馆里面收藏的。我最喜欢地毯,波斯地毯很细,很华丽,但跟我个人不太接近,而藏毯的图案很神秘,很奇怪,而且色块更大。当时在德国杂志看到这块地毯时,我很喜欢,因为它与我的个性很接近,因为这块地毯的图形有些是单向的,有些是多向的,我喜欢看每个角度。”

  徐锦江近来参与了不少室内设计,在贵州他有几个项目,包括设计别墅、酒吧街,甚至在酒吧街里还做了一个美术馆,北京也接下了一个会所设计。“现在我超过一半的时间都在做这个,因为它自由,不像演员要受很多束缚,演员的束缚太多了,剧本、造型、导演,你做不了自己主的。现在可以画画,做设计,欣赏家具。”

  情调 在浴缸里洒满花瓣读书

  徐锦江与妻子殷祝平(蚂蚁)的闪婚经历,在圈内早已是一段佳话。徐锦江每次谈起都语带自豪:“有一次我去云南拍戏,在当地的一家宾馆门前看到一个女孩,跟我画里的女孩长得非常像,圆脸,大眼睛,浑身透着灵气。这是我看见她的第一眼,就知道,我要结婚的人就是她。”徐锦江立刻走到宾馆外,直接就对蚂蚁说:“我叫徐锦江,是一个演员。我要和你结婚。”只有20岁的蚂蚁当时还是个军人,觉得面前这个人很奇怪,也并不知道徐锦江是谁,当即干脆利落地回绝:“怎么可能,我都没想过结婚。”然后大家都各自离开了。两个人再相遇是半年后了,徐锦江在拍《飞狐外传》时,阴差阳错再次与蚂蚁相逢,这次两人已经认定了缘分。于是他们去了贵州的黄果树登记,之所以选择那里,徐锦江说:“我觉得我的感情,就像黄果树瀑布一样,一泻万里,没有回头。”

  演艺圈的爱情总是给人不靠谱的印象,徐锦江就是为了打破这种不靠谱,和老婆结婚17年来,只要拍戏就把老婆带在身边。“我就是要让老婆知道,我们这个圈子并非是外界传说的那样。”他们保鲜婚姻的方法就是真心真意。其实,徐锦江之所以会将妻子带在身边,还有个小故事。蚂蚁透露,当年她第一次跟徐锦江到香港,和翁虹为《入魔》做宣传,“他们很久不见了,朋友一见面就亲密地拥抱起来,那时我只是个大陆妹子,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在一旁看着他们,先是脸红后来委屈得流了眼泪,他一看我不对劲,就赶紧把我带到旁边让我平静下来。后来翁虹也一个劲向我道歉。不过也因此后来我们变成了好友,一回香港必然会到她家。叶玉卿去了国外了,我们孩子去国外还找她玩呢。徐锦江和合作过女星的关系都不是外界想的那样。”

  蚂蚁眼中的徐锦江是怎样一个人呢?细心体贴不用说,原来他还是个挺“臭美”的人,演沙僧需要蓄起比较浓密的胡子,穿不了他喜欢的衬衣,让他郁闷地边照镜子边惋惜。蚂蚁谈起丈夫的趣事就滔滔不绝,徐锦江不仅自己爱美,对于自己身边的工作人员也有要求,“如果他身边的工作人员指甲长了,他就完全受不了,一定要求他们剪得干干净净的他才舒服。”

  徐锦江对情调的讲究更是与大男人的形象相差很远,蚂蚁说:“在没有进入娱乐圈之前,他是学画画的,可以一天到晚一句话都不说,就是画画。他有些举动真的让人觉得跟电视上完全不一样,因为他本性是非常浪漫的一个人,非常注意生活的情调,如果有空的话,他可能就在浴缸里洒满花瓣,点上蜡烛,然后拿着他最喜欢的作家的书,在浴缸里看大半天。他非常喜欢古典的红木家具,你完全都想不到,他有时候半夜醒来,还会端着杯红酒坐在家里欣赏他的家具!”

  记者手记 像孩子一样天真

  采访过不少实实在在演戏、有内容有修养的演员,徐锦江是其中一位,但他却是我见过最像小孩的一位,不是其中之一。私底下他说话柔声细气,还时不时露出害羞的笑容,根本没有角色中惯有的霸气和匪气。谈到自己喜爱的东西,他真的会流露出像孩子一样的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兴奋,不禁让我想到另一位老小孩画家黄永玉。蚂蚁说,他是最单纯的人,高兴不高兴全表现在脸上,拍新《西游记》时没到点吃饭,他会发脾气,吴樾他们哄他说只要他不生气,就请他吃饭,他立马就高兴了。我信,因为一个人无论做过什么事情,他的本质和气质是骗不了人的。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