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隆:艺术创作也是生意

  编辑:刘雨  时间:2011年9月04日   

  “要想成功就必须在美国出名!成功就是金钱!钱——钱——钱啊!”这是村上隆在台北体育场演讲时的开场白。前几天,村上隆在中央美术学院做了一场演讲,有位记者问村上隆有没有进军中国市场的可能性,他的回答意味深长“哪里有需要,我就去哪里”。

村上隆

  “要想成功就必须在美国出名!成功就是金钱!钱——钱——钱啊!”这是村上隆在台北体育场演讲时的开场白,而台下是几万人的欢呼,声势一点也不亚于周杰伦的演出。正如刘小东在给村上隆的《艺术产业论》作序时所说:“从没见过艺术家如此大呼金钱,更没见过艺术家能影响如此众多普通观众。”

  其实,艺术家谈钱并无伤大雅。眼下的消费时代,艺术与品牌、设计的联系越来越紧密,并日益成为商业利润的增长点;虽说艺术无价,却也是有价值的,毕竟艺术家的艺术创造也是需要劳动才能获得的,有时候也是巨大的人力、物力支出。只是有些艺术家碍于艺术的面子,在言行上努力与金钱、商业划清界限。村上隆的可爱之处就在于他敢于谈钱,甚至赤裸裸的表态:“他做艺术就是为了赚钱”。这般“狂妄”与“放肆”的底气与村上隆过去以艺术维持生计的经历相关,一个曾经“苦过”、“穷过”的艺术家还有什么不敢正视的呢?

  村上隆没有显赫的家世背景,艺术生涯也是一波三折。两年的复读补习才得以考上东京艺术大学。大学时为了生活,在补习班当了九年的讲师。28岁,研究生毕业时,拿着作品集到画廊自荐,全被拒绝;36岁时仍需要到便利店后门拿过期的便当解决温饱。后来,凭借自己对西方美术世界的钻营,迅速蹿红。由村上隆策划的 “超扁平”、“小男孩”展成功地将日本的“御斋族文化”推销给欧美艺术界,他的作品不断在世界著名博物馆展出。去年九月,在法国凡尔赛宫举办的个展所引来的“质疑”,让村上隆愈发炙手可热。当时1.2万名法国观众联名上书,认为“凡尔赛宫举办村上隆的个展是一种文化的背叛,也是对欧洲文明的一次打击。”

  这对于一向把艺术当生意来经营的村上隆来说,这种争议不是他的第一次,也绝不是最后一次。这恰恰是他所乐意看到的、听到的,因为在村上隆个人的艺术世界中,他认为“争议是最好的营销策略”,而且“越是不受好评的作品越可能火爆”。村上隆并没有瞎说,他曾经用玻璃纤维制造的高约两米的金发卡通美女Ko2小姐便是这种遭遇。作品当初在涩谷PARCO展场一上市就备受争议,当时一件都没有卖出。后来,过了两三年终于应验了村上隆所说的“全部售罄”,而且作品在纽约克里斯蒂拍卖会上拍出了56.7万美元天价。

  在村上隆眼中什么都是生意,艺术创作也不例外。为此,他曾根据自己的艺术经历与体验写了一本叫《艺术创业论》书,十分畅销。在他看来,日本艺术家之所以无法在美国取得成功,就是因为不通西方艺术的规则,而且不能把日本文化成功地“翻译”给西方社会;与此同时,翻译也要讲究策略,会讲故事。日本艺术就是过于追求“原创”,而忘记了“推销”,西方凡?高、毕加索、杜尚、安迪·沃霍尔的成名背后“技巧往往大于实力”。村上隆就一直觉得:“凡·高明明就没有任何才能。应该是因为割了自己的耳朵,才提升了世间对他的评价吧!”“就算作品不好,只要加点故事上去,就能像凡·高那样生存下来。”

  诚如村上隆所言,他在西方生存下来了,而且生活得相当不错。村上隆频频与备受全世界女性追捧的LV合作,有他设计图案的LV手袋,每只售价高达5000美元。Mr.DOB的形象也曾被印在T恤衫和气球上大量发售,成为深受年轻人喜爱的潮流品。同时,村上隆还创立了自己的KaikaiKiki经纪有限公司,凭借自己对日本美术、西方美术界的了解,复制着一个又一个自己,至今已培养了不少知名的日本艺术家,如Mr.、青岛千惠、高野绫等等。在这些艺术家中,艺术家Mr.的成功最具典型性。Mr.原先只是村上隆的助理,生活极其窘迫。在日本,他是一个有着恋童癖与美少女偶像狂的御宅族。于是,村上隆在他身上发现了欧美社会所没有的特质——御宅族+恋童癖+暴走族+垃圾收藏家,通过十年的时间把Mr.打造成为一个在国际艺术展上销售一空的知名艺术家……

  如今,村上隆的故事一直在继续,他的艺术生意也越做越多。前几天,村上隆在中央美术学院做了一场演讲,又是在青年人的尖叫声中收场。记得,有位记者问村上隆有没有进军中国市场的可能性,他的回答意味深长“哪里有需要,我就去哪里”。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