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芭蕉书屋图》现瀚海秋拍

  编辑:刘雨  时间:2011年10月16日   

  艺术大师齐白石的《芭蕉书屋图》(又称《安南道上》、《蕉屋图》),轴,纸本设色,180×47cm。在众多变体作品中,这幅《芭蕉书屋图》尺幅最大(六尺对开),所画也最为精到。他创造的“蕉屋”意象,洋溢着亲和自然的温暖之情,呈现着独一无二的齐氏精神世界。

 齐白石

  题:“芒鞋难忘安南道,为爱芭蕉非学书。山岭犹疑识过客,半春人在画中居。余曾游安南,由东兴过铁桥,道旁有蕉数万株绕其屋。已收入借山图矣。齐璜并题记。”钤朱文“木人”、白文“白石翁”、“老夫也在皮毛类”印 ,另有朱文“辛家曾藏”印。

  此图流传有序:1958年由文化部主办的《齐白石遗作展》上展出过;1959年出版之胡佩衡、胡橐著《齐白石画法与欣赏》第26图;1963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之《齐白石作品集·第一集·绘画》第72图,1996年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之《齐白石全集》第四集第30图。其它出版著录不具述。此图原为胡佩衡藏,在《齐白石作品与欣赏》一书中此图尚无收藏印,“辛家曾藏”印是后来出现的。"辛家"即辛冠洁先生家,辛先生是新中国时期不多的收藏家之一,他还藏过齐白石著名的12开辛末山水册。(图见《齐白石全集》第三集)。总之,这是一件可靠的齐白石名作。

  齐白石的山水画,不是从古画中、前人程式中来,而是从他的生活体验与自然观察中来,而这正是众多艺术大师特有的风格。从前面的介绍可知,《芭蕉书屋》的构思完全源自短暂的越南之行:“映得满天都是碧色”的芭蕉和掩映其中的楼屋,刻在他的脑海里,形成刻画“蕉屋”的冲动。画上题诗说,他忘不了这次安南之行,他喜欢这些芭蕉不是像怀素那样为蕉叶习书,而是醉心于“半春人在画中居”的蕉屋幽境。他由此创造的“蕉屋”意象,也就没有淡泊出世之想,没有对前人山水的漠然模仿,而是洋溢着亲和自然的温暖之情,呈现着独一无二的齐氏精神世界。

  这件作品的艺术处理也很别致:碧色的芭蕉全用淡墨勾画,让白描蕉叶占据最大空间,而以凝重的笔线勾画楼屋,形成以白托黑、以淡托浓的强烈效果。两座远山,一施赭红,一施花青,全用大写意没骨法画出,形简色艳,近乎符号化。这种画法与效果,在古近山水画史上是绝无仅有的,画家的大胆与特立独行,作品对形式感、现代感的创造性追求,足以令固步自封的画家们瞠目结舌。这让人想起白石老人的诗句:“胸中富丘壑,腕底有鬼神。”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