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美术馆的崎岖的艺术之路

  编辑:刘雨  时间:2011年10月19日   

  国内民营美术馆的发展历史,简单说来就是找钱的历史,是理想与生存抗争的历史,更是商业与艺术博弈的历史。从最初的纷纷落成,相继倒下,再到卷土重来,带着一股倔强与锐气,民营美术馆已然成长为艺术文化圈里不容忽视的新生力量。

  美术馆1黄胄创办的炎黄美术馆

  文许多年来,它们宛如幽灵,游荡在体制之外,在非正规的环境中 “野蛮”成长,明明做的是推广文化、造福百姓的好事,政府竟没有赋予它们一个合理的法律地位:算是民营?私立?还是民办?从诞生之日起,注定踉跄前行的它们,几经波折,如今已然颇具规模,林立在国内大大小小的城市之中,成为你我文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环,它们就是民营美术馆。

  20年前,画家黄胄为了实现与公众分享艺术的个人理想,毅然创办了炎黄艺术馆。开馆后,这家机构筚路蓝缕,步履维艰,直至债务累累,07年不得不与民生银行达成捐助托管合作协议,才勉强存活下来。黄老以一人之力开启了中国民营美术馆的时代,但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对于机构而言,钞票比理想更实用。

  10年前,沈阳东宇、天津泰达、成都上河,开启了民营美术馆的第一波建设热潮。从开张时的锋芒毕露,誓与公立美术馆分庭抗礼,到一年后的沉默失声、碌碌无为,再到两年后关门走人,无疑向世人揭示了“花钱需谨慎,少碰美术馆”的道理,做美术馆可是个长期砸钱的活,对企业的资金链有着很高的要求,以为投点钱、盖点楼、雇点人、摆点画、办点展,做一锤子买卖,后继投资乏力,必难以成行。

  5年前,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的井喷行情,拉开了各种力量在艺术圈内疯狂扩张的序幕,形成了以大企业集团投建民营美术馆的新局面:南京四方、北京今日、上海证大、上海MOCA等一批新生美术馆的出现或转型,预示着民营美术馆迎来了新一波的建设热潮。与以往相比,这些美术馆拥有强大的“靠山”,明确的身份定位,成熟的运营手段,无论在理念还是风格上,呈现异于公立美术馆的活力与态度。可以说,民营美术馆步入真正意义上的发展期。

  3年前,遍及全球的金融海啸,依然没有浇熄民营美术馆的兴建热情,长沙美庐、苏州本色等美术馆相继开馆。如今,国外基金和金融机构也不甘寂寞,大举进入与地产商渊源颇深的美术馆圈子里“跑马圈地”,上海外滩美术馆、民生现代美术馆以及可能出现的北京泰康美术馆,都是这一现状的真实写照。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