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冠中《长江万里图》拍得1.495亿元

  编辑:徐岳  时间:2011年11月21日   

  2011年11月19日晚20点30分左右,在北京艺融国际拍卖有限公司2011年秋季拍卖会“生命之流——吴冠中《长江万里图》”专场上,吴冠中的《长江万里图》 以8000万元起拍,经过2个电话委托和3个场内买家的15轮竞价,最终以1.3亿元的落槌价被958号男性买家购得,同时,也以成交价1.495亿元 (含佣金),超越了今年保利春拍中以1.15亿元(含佣金)成交的《狮子林》,刷新了吴冠中单幅作品的拍卖纪录。

  吴冠中《长江万里图》创作背景

  1973年,吴冠中从农村调回,参与创作北京饭店的大型壁画《长江万里图》。《我负丹青》一书中,吴冠中写道:“又遇上好运气。北京饭店约黄永玉、袁运甫、祝大年和我共同绘制巨幅壁画《长江万里图》”,“那图由设计师奚小彭总负责,绘制者有袁运甫、祝大年、黄永玉和我,袁运甫联系各方面的工作,稿子酝酿很久,待到需去长江收集资料,我们从上海溯江上重庆,一路写生,真是美差。”

  回忆往事,画家畅快的心情,溢于笔端。祸兮福兮,不得由己。二十年余年间,流风暴雨挟袭,画家既不肯困于具象的藩篱,又不愿束于抽象的羁绊,找寻东西相融,传统与时代交合的航道。今朝壮游大江,投宿两岸,绘万里景象,捕江山之魂,画家如何不畅快。

  书中,吴冠中笔调快活地描述了匆匆数月的写生片断:“在黄山住的日子较久,日晒风吹,只顾作画,衣履邋遢,下山来就像一群要饭的”、“山城万县面临长江,江畔码头舟多人忙,生活气息十分浓厚,是最惹画家动心的生动场景。”

  水陆兼程,投宿两岸,画家胸中块磊消解于滔滔江水,履之所至,纵览江山,渐于心手相忘之际,心物相应之时,雪域青松、天府梯田、巫峡女神、黄山云雾、金陵大桥、水乡粉墙、滨江灯火,一一魂入画中。

  唐宋直延民国,代有画家图绘长江,以油彩绘之全景,吴冠中是第一人。

长江万里图《长江万里图》

  吴冠中谈及《长江万里图》的创作,曾自述道:“我作长江,整体从意象立意,局部从具象入手,此亦我70年代创作之基本手法。江流入画图,江流又出画图,是长江流域,是中华大地,不局限一条河流的两岸风物,这样,也发挥了造型艺术中形式构成之基本要素,非沿江地段之拼合而已。”

  《长江万里图》从诞生之日起,注定名垂画史。

  岭南画派首倡,徐悲鸿、林风眠率以亲身探索的“中西融合”,《长江万里图》在真正意义上贯通了中西界域;在造神与造鬼的政治急涡中,《长江万里图》超越了时代笔墨和主题;横站具象与抽象的崖畔数十年,《长江万里图》奠定了“风筝不断线”的基石。最重要的是,《长江万里图》令人叹服地寓长江万里之魂于一卷,徐徐展开,中华民族之魂沛然翻腾。

  《我负丹青》记述:“创作组到重庆时得知北京已开始“批黑画”,我们被召提前返京,抛入“批黑画”的旋涡中去,长江壁画也告流产。批判无妨,我们辛辛苦苦画来的一批画稿竟是难得的,后来各人都创作出不少佳作。我为历史博物馆和人大会堂画的油画三峡、为北京站画的迎客松和苏州园林,都来源于那批素材。”

  30年间,很少有人知道《长江万里图》存于世上。

  2006年1月18日,国内各大媒体报道:“30年来,《1974.长江》与吴冠中玩了一个失踪游戏,吴冠中已经遗忘的时刻,意外现身于家中一个柜子底层,油彩已经浸透纸背,板结了。它的重现,吴冠中感觉‘抢救了一个躺在摇篮里30年的婴儿。’” 《1974.长江》6月于世纪坛展出,10月,捐赠故宫(微博)博物院。

  沸沸扬扬的新闻、展览和捐赠,并未结束传奇的故事。当年北京饭店《长江万里图》壁画总设计师奚小彭收藏的吴冠中创作的油画《长江万里图》最初的综合性定稿,再次引起美术界和藏界的极度关注。经翰海拍卖公司多方斡旋,继《1974.长江》之后,中国当代画史秘藏时间最长的油画巨制,进入艺术品收藏市场。

  《长江万里图》总长509、高22.5公分,纸上油画,卷首有吴冠中的补题:“一九七一年至七二年间,偕小彭、运甫、大年、永玉诸兄,为北京饭店合作《长江万里图》巨幅壁画。初稿成,正值批黑画,计划流产,仅留此综合性成稿,小彭兄冒批判之风险,珍藏此稿,今日重睹手迹,亦惊喜、亦感叹!一九九 ○年七月八日 北京红庙北里六号楼 吴冠中识。”

  经美术家、美术史家细致鉴识,发现《1974.长江》遗有炭笔痕迹,表明此画应该是底稿或初稿。《长江万里图》纯以油彩绘画,不见炭笔遗痕,景色描绘与色彩,细润精雅,盎然而自然地充满了不求形似求生韵的词心和逸气,显然是吴冠中卷首所题的“综合性成稿”。

  《长江万里图》的选材、绘画语言、风格和形象,在吴冠中此后绘画创作中,成熟丰富地落定为重要题材和基本笔墨形式,所以《长江万里图》是吴冠中绘画风格的奠基作,也是吴冠中的画魂。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