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帝国中坚力量之曾梵志

  编辑:徐岳  时间:2011年11月22日   

  2011年是曾梵志阔步向前、光芒笼罩的一年。5月27日,由佳士得主办、上海外滩美术馆协办、弗朗索瓦皮诺基金会(Francois Pinault Foundation)赞助的曾梵志个展“界限的共鸣”在香港会展中心开幕;5月28日,他为大作然保护协会创作于2010年的作品《豹》在香港佳士得夜场创下3,600万港元的高价,也创造了中国艺术家为公益事业捐助的记录;虽然《豹》引发了摄影界和绘画界关于版权问题的争论,但他的艺术价值和对公益方面的贡献仍得到肯定;在6月2日的北京保利夜场中,出自尤伦斯(Baron Guy Ullens)之手的早期作品《A系列之三:婚礼》从850万元起拍后,经过26轮竞价,以4025万元成交,拔得全场头筹;整个夏季,曾梵志被各大艺术媒体争相报道;9月24日,他以人物肖像为主线的个展将在香港高古轩画廊(Gagosian Gallery)与观众见面。在今年的连环出击之后,曾梵志并没有打算停下来休息,明年在伦敦、后年在纽约的个展也已经写进日程,并有了大致的规划。他用行动很好地证明了自己所说的:“艺术家必须保有持久的创造力。”

曾梵志在个展上曾梵志在个展上

  现在的曾梵志80-90%的精力都扑在工作上,绝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工作室里考虑他的创作,一些无可避免的会客、采访事宜都安排在上午,下午才慢慢过渡到画画的状态里去。由于今天的媒体语境,让他说出每一句话都考量再三。一个人的成长和改变,往往和时代的改变不无关系。

  难忘当年领“工资”

  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开始,曾梵志的作品第一次在中国嘉德出现并流拍,距今已有14年的时间,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令人难以想象,艺术市场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现如今曾梵志的作品已经绕不开拍卖了,拥有他作品的藏家们经常被怂恿送拍。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一件作品被转手多次再正常不过,光是曾梵志本人知道去向的那部分,基本上都已经转手了3次。随着作品价格的不断拉高,很少有从早期至今从未易手的,但是也不乏例外。

  1994年,西班牙驻华大使馆的一名工作人员Y(此名为代称)以2000美金买下曾梵志的《面具》(150x130cm)系列之一,属于该系列中非常重要的作品,这幅画直到今天还挂在他的家里。每次打扫卫生或者出差的时候,Y都很紧张,他对曾梵志说:“你的画现在那么贵了,我总是很担心,怕损坏或者被人偷。”很多拍卖行的人都为这件作品去找过他,他都拒绝了:“我跟这件作品已经生活了17年,有很深厚的感情,这不是金钱可以替代的。”非常喜欢和了解当代艺术的Y当时也并不富裕,只能每个月从他的工资里拿出100美金来分期付款。那时候每到月底,曾梵志就特高兴地骑着自行车去大使馆领他自己的“工资”,Y每次都把钱装在一个特别考究的信封里,亲自送到门房去交给他。1993年在北京落脚的曾梵志,当时生活还很艰难,每个月的房租、生活费、材料费等开支都是扳着指头算的,有时候朋友来访还要请客吃饭,经济压力非常大,刨去这些费用,剩下的钱才能花在看电影或者别的娱乐消费。Y每个月给的100美金,曾梵志拿到三里屯去,马上就被服装摊主们围住,当年至少可以换回900元人民币,这对他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在那个年代,中国的当代艺术几乎无人问津,更谈不上市场操作,买作品的人纯粹是因为热爱和欣赏,他们觉得艺术家从事的职业很神圣,尽管自己没有钱,也愿意拿出生活费的一部分来支持艺术这个行业,根本就没想过将来升值再卖个高价。这样的热情对艺术家来说,并不只是卖画的一点点收入而已,更重要的是从精神上给与了鼓励,让他们的生活和创作可以继续,曾梵志说:“虽然当时没有像现在这样有如此多的人喜欢当代艺术(现在人们对艺术的喜欢也跟当时不一样),但是这种感觉特别美好。当然现在也有很多人帮助我,可那时候Y的鼓励,对我来说是一种伟大的、真正的力量,至今都令我难忘。买卖倒是另外一回事,如果没有人欣赏我的作品,我不会有这么好的状态。”除了曾梵志以外,Y早期也收藏过其他很多艺术家的作品。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