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欧根·穆勒凯泽的中国艺术品收藏

  编辑:徐岳  时间:2011年11月24日   
年轻时的欧根·穆勒凯泽(F.M.Eugen-Müller-Kaiser) 年轻时的欧根·穆勒凯泽(F.M.Eugen Müller-Kaiser)

  不来梅,1922年4月28日

  “我所乘坐的‘普法茨号’货运蒸汽轮船上只搭载了5名乘客。人生祸福相依,至少不用像回来的时候那样,和拥挤的乘客分享船舱了。”欧根·穆勒凯泽(F.M.Eugen Müller-Kaiser,1890~ 1962)在当天的日记中这样描述他从德国返回中国的旅程。

  欧根·穆勒凯泽,出生在德国巴登-符腾堡州尼尔廷根(Nürtingen)。1911年他作为不来梅(Bremen)进出口贸易公司美最时洋行(Melchers&Co)中国区负责人被派驻当时重要港口城市——天津。自1860年天津开放为通商口岸后,西方多国在此设立租界,洋务派亦在天津兴办实业,使之成为当时中国第二大工商业城市和北方最大的金融商贸中心。

  美最时洋行是德国历史悠久的贸易公司,今天在北京、武汉、上海等地仍有分支机构,依然沿用着100多年前的名字。1806年,美最时洋行由C.Melcher在德国不来梅创立,从事国际进出口业务,是最早在北美洲开始贸易经营的欧洲公司。1866年,美最时洋行在香港建立中国首家分公司,1877年在上海设办事处。它是北德劳埃德公司在华的代理商,经营长江的河航和上海张家浜货栈。

  欧根·穆勒凯泽来到中国的这一年才21岁,这是人生中最美好年纪的开始,此后欧根的所有回忆都是从这儿发生的……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军阀割据混战,在这种动荡的时局下,古玩行业异常热闹。一方面,大量的出土文物涌入市场。1903年11月12日,时任中国铁路总公司督办大臣的盛宣怀,在上海代表清政府与比利时电车铁路合股公司签订了《汴洛铁路借款合同》,借款2500万法郎修建连接洛阳和开封的铁路。一年半以后,这条连贯东西的交通大动脉开工了。当铁路修到洛阳北邙山下时,那一座座在民谣中所传唱的“北邙山头少闲土,尽是洛阳人旧墓”,随着筑路工人的镐挖而被掀开,前所未见的随葬器物重见天日。当铁路全线竣工时,已不知有多少文物辗转于北京、天津、上海等地的古玩铺子里了。另一方面,清王朝的崩塌,前清的遗老遗少们开始变卖古玩珍宝度日。

  欧根·穆勒凯泽在天津的这个时期,古玩的买卖主要集中在估衣街、锅店街、北门里及东马路一带,约有七八十户,这与许多富商大户聚居于此有关。中等古玩铺多开设于东马路一带,小古玩店则在南马路、北门西等地。欧根·穆勒凯泽所在的美最时洋行设在天津德租界的大沽路上,与这些古玩铺相隔不远,走上十来分钟即能到达,因此常会在空闲时去转转,通常不会空手而归。

  在欧根·穆勒凯泽的藏品中,可以比较集中地看到一些19世纪三彩瓷塑和瓷香炉。有意思的是,里面有两只珐华瓷炉,一只为黄地,一只为蓝地,炉身堆砌着具有视觉冲击的绿色与黄色缠枝莲及宝象花,颜色浓烈,非常符合欧洲人的审美。这两只制作于清末、形制完全相同的瓷香炉,一只落有“大清康熙年制”款,另一只是“大清乾隆年制” 款。这种在后代瓷器上落前代款识的做法在当时较为常见。民国时期仿古瓷器盛行,所仿器物应署的年代,无论是器型、纹饰、釉彩均以所仿器物为蓝本。此类器物上所落款识为真正意义上的仿写款;另一种是不论所造器物是否有古意,仍然任意书写前朝年号款识,以示寄托。民国时仿写重点为明清两代,尤其以清康、雍、乾三朝最为常见。对于当时中国的藏家来说,乾隆之后的瓷器是入不了眼的。但对于欧根·穆勒凯泽来说,喜欢是最重要的。

  在欧根·穆勒凯泽家族后人提供的一组老照片中,发现在他尼尔廷根家中曾经陈列着种类繁多的收藏品,佛像、家具、铜炉、漆器、外销瓷中的瓷塑像等,可谓涵盖了中国工艺品的各个门类。欧根·穆勒凯泽在中国生活了整整25年,除了在上海、天津以及内蒙古长期居住过,中国的其他城乡也留下了他的足迹。他赞赏中国文化,并在旅途中购买了不少古玩珍品。细细去看这些老照片,发现在欧根·穆勒凯泽的藏品中,尤以佛像居多。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