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定价权归谁?

  编辑:徐岳  时间:2011年12月21日   

  无论是中国当代艺术的早期收藏,或是近年来艺术品市场的高涨,无不受到经济占强势的西方世界的影响,这种影响直接体现在对艺术品价格的制定上,即以西方国家为中心的定价原则,这种原则甚至牵引了中国艺术家的创作。在文化学上,一些批评家称此种现象为“后殖民主义”,经济学家称之为“市场中心定价原则”。

  在刚刚结束的北京翰海秋拍中,徐悲鸿《巴人汲水图》以1.71亿元人民币成交,创下中国绘画作品新的拍卖成交世界纪录;此前不久,北京保利5周年秋拍6天鏖战,以52.8亿元成交额刷新了中国艺术品拍卖单季纪录,其中,南宋《汉宫秋图》以1.68亿元成交,北宋宋徽宗御制清乾隆御铭“松石间意”琴成交价为1.3664亿元……

  从去年业内人士热议的“中国艺术品是否进入亿元时代”,到如今亿元艺术品频频出现,各地收藏家纷纷用“看不懂”、“没法玩”来形容这个火爆的市场。人们纷纷猜测着天价背后的隐秘因素:是什么让艺术品越来越贵,越来越让人“买不起”?又是谁在控制着艺术市场的定价权?

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定价权归谁1

  亿元艺术品已经不稀奇

  很多人还记得,就在去年,明代画家吴彬的《十八应真图》拍出了1.69亿元,“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局事帖》成交价1.09亿元,清代著名宫廷画家徐扬的《平定西域献俘礼图》成交价1.34亿元。这些内地艺术品拍卖市场接连产生的天价纪录曾让业界内外热议不休。

  然而,随着今年各大拍卖行秋拍落槌,它们在艺术市场排行榜上的名次已纷纷被新的成交纪录所打破。逾亿元艺术品除了前述几件,还包括王羲之草书《平安帖》(3.08亿元),陈栝《情韵墨花》(1.137亿元)以及李可染水墨巨制《长征》(1.075亿元)等。

  活跃的高价成交不只表现在亿元艺术品上,千万级别的艺术品已不罕见。今年秋拍,北京保利千万以上拍品多达99件,中国嘉德有52件,北京翰海的2800余件拍品中32件拍品成交价超千万。

  “中国艺术品进入亿元时代”从一个疑问句变成了肯定句。人们议论的话题转而变成了“艺术品为何变得这么贵”。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