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只为商界精英 达官显贵定制的奢华会所

  编辑:王龙  时间:2011年8月10日   

北京巷道的四合院里可能住了达官显贵,上海的商界精英则还恋恋不忘着旧上海的万种风情。私人会所给城市补充了一种缺失的气质。

中国会位于北京西城区西单绒线胡同51号,是前清亲王的旧府邸。这里有一句话,会所里除了人是新的,一切都是旧的。也有一句俗话,三代出一个贵族。再奢华的物品如果没有时光的印记终究显得浅薄。

古典气质是北京的会所营造的氛围古典气质是北京的会所营造的氛围

中国会所在的这种院落本身是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时业已成立。往来的都是外国王室、企业家、艺术家。泰康人寿董事长陈东升、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王雁南都是这里的会员。

该会所的创办人是香港“上海滩”的董事长邓永锵。会所的会员中70%至80%皆为外籍人士,希拉克、撒切尔夫人都曾经游览过这里。

中国会并不是北京最早的私人会所,最早的应该是由香港富华国际集团董事长陈丽华创办的长安俱乐部。陈丽华出生于北京,是满族人,2010年以55亿身家成为胡润富豪榜上的中国女首富。李嘉诚、霍英东、杨元庆都是长安俱乐部的会员。

皇室风范、古典气质是北京的会所营造的氛围。北湖9号是北京的一家高尔夫会所,也被称为世界上最奢华的高尔夫会所之一。在北湖9号打球,每个人都可以享受到两名球童的服务。会所建筑以白、灰两色为主调,雕梁画栋,钩心斗角。

上海的会所有没有太多怀古的情思,总是在国际与本地之间寻求另一种意境。

雍福会位于永福路200号英国领事馆旧址。西洋建筑的外壳包裹着东方的灵魂。据说这里的创办理念是复活在上海曾遗失的“奢侈的、浪漫的、神秘的、传说中的东方情调”。在雍福会的菜单上,一道酒酿圆子的价格是140元。

雍福会雍福会

上海还有两家会所,银行家俱乐部和证券总会。银行界俱乐部的会员都是金融界人士,入会采用储值卡的形式。证券总会里云集的则是银行、保险、证券的大佬。

整个南中国散发着接近热带地区才有的漫不经心。尤其在广州,亿万富豪可能也只是穿着T恤和拖鞋。这里没有北京的尊贵,也缺乏上海的精致,却透露出另一种可爱。

广州、深圳一带最多的是高尔夫会所。深圳最为知名的是喜福会,与雍福会类似,最主要的是餐饮服务。喜福会定期也会邀请会员举办一些活动。年终的时候,可能也有公司来会所举办宴会或者活动。喜福会的旁边是深圳高尔夫,坐享城市绿地美景。

东莞在广州与深圳的中间,牡丹会是其中之一。牡丹会的装修中西结合,雍容华贵,入会费为12万元,每月还需缴纳800元的月费。

京城4大会所驰名,上海游艇会谈6亿生意,模式都来自香港和海外

北京、上海、深圳和广州决定了中国的金融版图,这些城市和环绕其外的经济圈,造就了一批金融界的精英,也造就了一批服务于这些精英的私享会所。

十多年前,对于这些精英来说,私人会所也许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一位早年从北京赴香港发展的内地基金经理告诉记者,当时朋友们的聚会,往往只是随便找一个喝酒或是喝茶的地方,严格意义上的私人会所是少之又少。

私人会所享受的是一种平静

1997年,是内地股市和商品市场最火热的时期,在此之前,期货市场一枝独秀。不论是在北京、上海还是深圳,创富的神话几乎俯首可拾,以证券市场为例,飙升10倍的个股比比皆是,而期货则创造过一夜数倍的奇迹。

据说,当时的北京,围绕着证券营业部的食肆或是酒楼,在某种程度上已成为股市精英的聚会之地。每逢闲暇,就有一批“股市达人”在此交流信息,分享心得。当年的“大庄”,例如赵笑云、花荣等人,都有自己和一班朋友聚会的地方。几年后,更类似于今天欧美形式的私人会所出现了。而赫赫有名的就是闻名京城的“四大会所”。

地产大鳄、SOHO的老板潘石屹早年曾在长城附近开发了一个高端楼盘——长城脚下的公社,说是楼盘,其实只是几个设计非常独特的建筑,设计者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精英。在这里,潘石屹曾举办过多次私人聚会。一位曾参与聚会的地产界人士说,这些建筑依地形而建,除了通往外界的大道外,其余几乎都是山间小道,一次潘石屹的太太上台敬酒时,高跟鞋带还突然断了,吓得潘石屹马上上前搀扶。

这些私人聚会上,小吃除了中式茶点外,多是西餐,例如其中的一道法式肥鹅肝,就非常地道,令上述几乎尝遍美食的地产界人士迄今回味。

游艇会谈6亿生意

游艇会游艇会

而在内地金融中心上海,10年前开始兴起游艇会。一些金融圈内的顶级富豪开始拥有在黄浦江边停泊的游艇。据说,当时一艘两层的豪华游艇的售价即可达到2000万元。去年,在内地的一次奢侈品展中,富豪对售价约1000万英镑(约合1亿元人民币)的游艇很感兴趣。实际上,一些游艇会已成为内地金融圈富豪的私人会所。一位外国投行的法律顾问告诉记者,几年前他参与的一宗标的达6亿港元的合同就是在黄浦江边的一艘游艇上签订的,对方是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内地公司的高管。

这些游艇的设计一般都很有个性,例如那艘游艇内部,除了中式家具外,还摆放了一些古色古香的青花瓷,主人一个月间,就有几天是在游艇上度过的。

江浙一带的风景很美,据记者所知,一些期货界大腕在杭州郊外就拥有自己的私人会所,有一家私人会所距离灵隐寺不到5公里。有时,在会所里喝喝顶级的毛尖,看看风景,对于这些动辄进行惊心动魄的期货交易的大腕来说,也是一种心灵的平静。

南方的私人会所更随意

深圳是深交所所在地,也是毗邻香港的内地金融中心。据说,全国接近30%的现金流动是在深圳进行的,每一次金融市场的躁动,都可以在深圳这个年轻的城市里流下烙印。

红岭中路是深圳证券市场中最早的一批大户聚集地,因此,在它附近,有一家酒楼实际上已成为了这些大户们的私人会所。有趣的是,甚至哪张椅子,似乎都贴上了标签。当某位大户去喝茶时,酒楼会自觉地将某张椅子留给他。

香港赛马会香港赛马会

与北京相比,南方的私人会所可能更随意。广州淘金路一带,由于连接着花园酒店和华侨新村等财富中心,早在20年前,就已是港澳华侨和海外投资者聚集之地,那儿错落着不少具有异域风情的酒吧,一些私人会所也潜藏其中。一位演艺圈内的朋友告诉记者,就在这条路上,有两个香港导演合伙开的一个私人酒吧,不对外营业,只供圈内的朋友聚会。主人在门前铺了鹅卵石的小路,有时,这里会向一些圈内的发行人放映刚刚杀青的影片,试探一下市场反应。这里还时常聚集一些未走红的明星。朋友笑道,酒吧里,就连空气都有一些粉色。

香港是内地私人会所“鼻祖”

事实上,内地不少私人会所的模式都来自香港和海外。以香港为例,合和中心顶层的私人餐厅、赛马会里的金融协会会员包厢甚至西贡附近岛上的私家小屋,都是圈内比较有名的会所。合和中心顶层的私人餐厅迄今还保留着明显的英国特色,这里是香港金融圈高管经常聚会的地方,一个会籍的年费至少10万港元。在里面,你能吃到最上等的海鲜,托盘子的服务生绝不会用手端着盘子,而是用手托着盘子。那些印度籍的银行高管通常给服务生的小费是100港元。

进入赛马会的金融协会会员包厢需要有会员带领,非会员进入时手上要挂上一个圆形的纸牌。包厢里有1个厨师,3个服务员,可以随时为你烹饪各地的美食,如果你对赛马感兴趣,服务员可以帮你下单。如果你想认识哪位银行高管,说不定边上坐着的那位就是。一位曾经历过1998年金融海啸的圈内人士说,当时他几乎破产,但是这个会籍还努力保留着,他的新公司合伙人就是在包厢里结识的。据说,会费最低是一年20万。

还有一些金融圈内人士喜欢去小岛上的会所,在香港西贡附近有一家。不少圈内人士是自己驾驶着游艇去会所的,记者曾上过一艘游艇,艇首铺着白色皮垫,躺上去蛮舒服的,不过开船的那个朋友技术不高,记者晕浪,去西贡大约二十分钟的船程对于记者来说,好像是几年。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