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松石——回溯遥远边疆的遥远年代

  编辑:李丽  时间:2011年10月11日   

  朗顿·班觉是当代西藏一位具有深厚民族文化造诣、勇于开拓、坚持用母语写作的优秀作家。上世纪八十年代创作的长篇小说《绿松石》一经问世便得到藏区读者的狂热喜爱,一版再版,畅销不衰。因为翻译的困扰,直到今年9月才由西藏人民出版社推出该书的汉文译本,让我们随着作家笔触回溯到遥远边陲一个遥远的年代,倾听一个动人心弦的故事,领略到藏族艺术特有的魅力。

绿松石27

  《绿松石》的结构奇特,奇特得近乎一部传奇。即使用当今最时髦的评论术语,也算得上一部很“抢眼球”的长篇小说。故事从头到尾围绕着一枚绿松石旋转,紧凑而且神秘。农奴班旦的爷爷去玛旁雍措神湖朝圣,偶然拾得一枚绿松石,同行僧人断定为金刚瑜伽度母赐赠他的护魂宝石,珍藏回乡,捧为保护神。不料绿松石给他们带来的却是家破人亡,贫困交加,母亲临死前把因果归结为“偷”了农奴不该拥有的圣物。于是平措携带儿子班旦千里跋涉去拉萨朝圣,恭恭敬敬将绿松石奉还给大昭寺的佛祖赎罪。而宝石竟在释迦牟尼塑像前不翼而飞,先后在小偷、米本(市长)、代本、商人、噶伦手里不息流转。绿松石一直是藏族群众最喜爱的饰物和神物,善男信女把它镶嵌在“嘎乌”上祈祷平安,热恋中的情人用它表达忠贞,在商人手里成了赚取暴利的抢手货,官场上则是贿赂上司谋取高位的阶梯。平措的绿松石乃神灵所赐,更是价值连城的宝贝。作家跟踪绿松石的拾得、供奉、、流失、收买、馈赠的辗转流程,细腻、深刻地揭示出各阶层人物对宗教、地位、金钱、爱情千差万异的人生态度、价值观和道德取向,演绎出一幕幕惊心动魄的人间戏剧,开卷就不忍放下,具有极强的可读性。

  可贵的是作家朗顿·班觉并不以制造悬念“抢眼球”为终极目的,而是赋予小说深刻的思想内涵,通过绿松石形象展示出已经消亡的以“政教合一”为特征的封建农奴制度的虚伪、腐败和劳苦大众对真善美的执著追求。一位藏族学者告诉我,最虔诚的佛教信徒在劳苦大众中,因为仁慈的菩萨是对苦难人生唯一的心灵安慰,对上层统治集团来说却是用来谋取更大权势、更多财富必不可少的廉价工具。《绿松石》通过绿松石的坎坷遭遇为我们做了最真切、最生动的诠释。你看,平措忍饥挨饿跋涉千里将珍贵宝石奉献给佛祖,而地痞旺杰却偷来贿赂市长米本大人以拯救牢狱中的哥们。米本为获得噶厦两个庄园的赏赐,将绿松石敬献给噶伦大人,噶伦急于索取绿松石却是要挽救儿子——家族唯一继承人的生命。少爷并不看重宝石卫护灵魂的神威,把它作为爱情的信物送给了美艳少女益西康珠。绿松石意外地流转到代本手里,又变成了收买秘密情人色珍的资本。代本因而得悉班旦正是他当年为攫取宝石残酷迫害的平措夫妇的儿子,顿生恐惧,联络米本采取栽诬手段将他打入牢房,欲置班旦于死地。一块偶然拾得的绿松石到底有多么神奇,质地是否纯真并不重要,但在作家笔下作为人世间真善美和假丑恶的试金石,把各色人物的本来面目暴露得淋漓尽致,表现出作家高超的智慧和艺术功力。作家没有给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做任何理性评价,其制度如何“美妙”已经一目了然。主人公班旦豁然醒悟,对噶伦、米本、代本等达官贵人组成的既勾心斗角又沆瀣一气的利益集团不再寄予任何希望,与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的德吉措姆姑娘携带本该属于自己的绿松石逃离拉萨。他们能找到自由和幸福吗?恐怕仍然茫然,但没有人权、没有公道的封建农奴制度是注定要灭亡的。——旧西藏到底是啥样子,今天的年轻人越来越陌生,每年上百万赴藏旅游的客人知之更少。温故而知新,《绿松石》讲述的故事让我们受益匪浅,不妨认真一读。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