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的教育理念:大学由你玩四年

  编辑:徐岳  时间:2011年11月04日   
蔡元培蔡元培雕像

  反对迷信 终身学习

  蔡元培十分平易近人,常常与学生打成一片。一次他与学生开座谈会,问在场的学生们:“一加一等于几?”在座的学生们个个百思不得其解,以为蔡元培此问有什么高深的学问,于是都不敢贸然回答。过了很久才有一个学生鼓起勇气说:“先生,一加一等于二。”蔡元培当即大笑,说:“对吗,一加一就等于二啊。你们这样崇拜甚至迷信偶像,竟然连真理都不要了。”

  吴有训在担任西南联大理学院院长、中央大学校长时,有一次给新生讲话,他说:“大学这个词英文叫university,我的理解音译过来就是‘由你玩四年’。玩四年混个文凭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但那样只能误了你们自己。四年大学对一门学问来说,只能算入门打了点基础,离校后还须作艰苦的努力,就能有所成就。”

  不拘一格 栽培人才

  1917年,梁漱溟报考北京大学没有考上。他曾经在《东方杂志》上发表《究元决疑论》一文,以近代西方学说阐述印度佛家理论。蔡元培读后,认为他的功底很好,前途无量。当他得知梁漱溟没有被录取时,甚为惋惜,说:“梁漱溟想当学生没有资格,就请他到北大来当教授吧!”于是,梁漱溟被聘任来北大主持印度哲学讲习。

  历史学家马非百于1919年考取北京大学文科,时北大有个规定:新生入学,要有一位京官担保。马非百无人担保遂给时任北大校长的蔡元培写信,尖锐地批评了京官担保这种陈规陋习的守旧与迂腐,指责这种制度与“五四”运动所提倡的民主、科学精神背道而驰。信末坚决地说:“我宁愿退学,也决不低头求人!”就在马非百准备收拾返家时,他收到了蔡元培校长的亲笔回信。信中对马非百的批评意见深表赞赏,但“京官担保”的制度是经教授会议决定而制定的,不便擅改。蔡元培又说:“如先生不以我为不合格,就请到校长办公室找徐宝璜秘书长代我签字。”自此马非百顺利地进入了北大。

  有一次正值北京大学招生期间,胡适在北大招生委员会说:“我看了一篇作文,给了满分,希望学校能录取这名有文学才华的学生。”在座委员均无异议。主持会议的校长蔡元培也表示同意。可是委员们再翻阅这名考生的成绩,却发现数学是零分,其他各科成绩也平平。但蔡、胡二人对所作的决定并不后悔。这名北大破格录取的学生就是罗家伦。

  坚持原则 严肃学风

  有一次,北大学生因为不肯交讲义费,几百人聚集要求免费。时任校长的蔡元培坚持校纪,不肯通融以致秩序大乱。于是这位身材矮小,瘦巴巴的文人,站在红楼门口,挥拳作势,怒目大声喊道:“我跟你们决斗!”包围他的学生只好纷纷后退。

  有一年,四川某中学学生毕业,省府派时任中学校长及监学等职的李宗吾为主试委员,李宗吾对待考试极其严格,学生恨之入骨。一天夜里,几名学生把李宗吾拖出,痛打了一顿,临走骂道:“你这狗东西,还主不主张严格考试?”李被人扶起,大声说:“只要打不死,依然要考。”后裹伤上堂,继续考试,学生不敢再抗,一律就试。

  潘光旦于1935年兼任清华大学教务长,负责全校的教学组织工作。有一次,安徽省主席刘振华来信说想让他的两个儿子到清华去旁听,问潘光旦能不能通融安排一下。潘光旦回信婉言拒绝,信中说:“承刘主席看得起,但清华之被人瞧得上眼,全是因为它按规章制度办事。如果把这点给破了,清华不是也不值钱了吗?”

  不图名利 潜心传道

  1919年蒋梦麟组织“新教育共进社”,创办了《新教育》月刊,并担任主编,大力倡导新思想。同年7月,他到北京大学主持教务工作,受到北大学生热烈欢迎。他在北大力主体制改革,施行选科制。他理想中的北大是世界一流的大学,是在世界教育、科学方面占有重要地位的高等学府,在录取新生时就格外注意学生的素质与质量,不以数量牺牲质量。

  1924年,梁漱溟离开北大,有人问他原因,他说:“因为觉得当时的教育不对,先生对学生毫不关心。”他认为,先生应与青年人为友。所谓友,指的是帮着他们走路;所谓走路,指的是让包括技能知识在内的一个人全部的生活往前走。“教育应当是着眼一个人的全部生活,而领着它走人生大路,于身体的活泼、心理的朴实为至要。”

  抗战期间,蒙文通在四川大学历史系任教。有一次,他和学校产生了纠纷,学年结束,学校决定不再聘任他。但新学期开学后,他还照样去上课。他说:“学校不聘我是学校的事情,我是四川人,我不能不教四川子弟。”学生照样去上课,学校也拿他没有办法。

  著名政治学教授张奚若,经常对学生讲:“学政治学,要有独立的政治见解,抱定为社会服务的宗旨,而不是为了做官。”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