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独秀与辛亥革命

  编辑:徐岳  时间:2011年11月04日   
陈独秀陈独秀

  在中国近代史上,辛亥革命对陈独秀的影响可谓刻骨铭心。对辛亥革命成败经验教训的回味、思索,一直是陈独秀思考近代中国革命问题的一个基本切入点和参考系。因此,研究陈独秀关于辛亥革命的认识,有利于我们更好地了解其纷繁精深的思想认识。

  关于辛亥革命性质与地位的评说

  反对袁世凯独裁专政的“二次革命”失败后,陈独秀在苦苦的沉思中探寻着新的革命出路,逐渐认识到,“中国要进行政治革命须从思想革命开始,首先要革中国人思想的命”,于是发动了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后,陈独秀开始注意到对辛亥革命的定性问题,并着手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对此进行思考。陈独秀指出,辛亥革命是在“有了17年以上的富强维新运动”遭到“封建派压迫”后,“已由和平的资本民主运动进步到革命的资本民主运动,更是中国历史上封建帝制变化到资本民主制剧烈的开始表现”,并且提出了资产阶级民主运动的口号——“革旧制”、“兴实业”、“抗强邻”。因此,“辛亥革命本身的性质,是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而非民族革命,更非其他阶级的革命”。

  与革命性质紧密相连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看待辛亥革命的结果。陈独秀认为辛亥革命“仅仅推翻了满族的统治,丝毫没有侵犯到帝国主义在华的权利,因此没有解决中华民国立国的根本问题之一:国家独立与统一”,因而,它主要是失败的,“除剪了一些辫子和挂上一块民国空招牌外,别无所谓成功”。由此可见,陈独秀对辛亥革命进行了一分为二的分析,认为它既有成功的地方也有失败的地方,这也是数十年来官方和学界对辛亥革命结果分析中的主流观点。此外,陈独秀还将辛亥革命与民国初年的政局联系起来加以考察,认为辛亥革命的失败又“酿成了日本帝国主义二十一条要求,袁世凯称帝,清帝复辟,南北战争等不断灾难的后果”。作为辛亥革命的亲历者,他对因革命失败而带来的灾难性后果深有体会。面对革命失败后国家的残败局势,他痛心地指出, “自国会解散以来,百政俱废,失业者盈天下。又复繁刑苛税,惠及农商。此时全国人民,除官吏兵匪侦探之外,无不重足而立。生机断绝,不独党人为然也。国为唯一之希望,外人之分割耳”。客观地说,把帝国主义侵略的进一步加强以及军阀混战局面的形成,都归结于辛亥革命,确有不妥之处,但陈独秀鲜明地指出了辛亥革命在打破旧有秩序之后并没有建立起新秩序,于是使得国家陷入更为混乱不堪的局面,这种认识却有其合理之处。

  对辛亥革命失败原因的考究

  俄国十月革命后,陈独秀开始深入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并着手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来思考中国的革命问题,而对于辛亥革命失败原因及教训的系统总结即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辛亥革命的重要目标,即实现完全的共和政治,最终是流产了。究其原因,陈独秀从革命派和国民两个方面做了分析。他指出:“中国共和政治所以如此流产底原因,一方面是革命的共和派没有专政底毅力和远见,基于和反革命的帝制派携手遂至自杀了;一方面是一般国民惑于调和底邪说,又误解共和以为应该给全国民以自由权利连反革命的帝制派也算在内,反革命的帝制派得着了自由,共和政治哪有不流产的道理。”由此可见,陈独秀看到了辛亥革命之所以失败,主要在于资产阶级革命派的软弱妥协,以及由于革命宣传的不到位导致的群众基础缺乏。此后,他对于辛亥革命失败原因的分析也主要基于这种理解。辛亥革命之所以失败,因素固然众多,但根本原因则在资产阶级身上。陈独秀认为,中国的资产阶级在当时是“幼稚”的,“未曾发达到与封建官僚阶级分化的程度,未曾发达到自己阶级势力集中而有阶级觉悟与革命的需要”,因此,他们的目光异常短浅,“只看见目前的损失,不懂得民主革命是他们将来的利益,更不懂得民主的革命党之胜利就是他们资产阶级之胜利”,于是,当革命欲继续深入发展之时,他们便出现了“和平苟安的根性,反对继续战争,而且反对革命党,遂使全国的武装及政权完全归诸帝政余孽北洋军阀之手”。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