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生孔子,万古长如夜

  编辑:徐岳  时间:2011年11月04日   

孔子

  在诸多褒奖孔子的赞词之中,人们一般都能接受类似太史公所说的“《诗》有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之类文雅含蓄的语句,但对比较直白的“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一句却多持保留甚至是持批评的态度。典型例子是明代狂生李贽在《赞刘谐》一文中记载的“聪明士”刘谐的话:“怪得羲皇以上圣人尽日燃纸烛而行也!”时近复有人打油云:“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天既生仲尼,长夜复长夜!”

  孔子自信“天命在我”

  实际上,“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绝非向壁虚造和无端之词,而是古人对孔子的由衷赞美。就“天不生仲尼”亦即 “天生仲尼”而言,今人徒知孔子所言“我非生而知之”和“若圣与仁则吾岂敢”而否认孔子是天生的圣人,而不知孔子亦自信“天生德于予,桓魋其如予何”、 “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知我者其天乎”。后面的例证表明,虽然孔子还是自信天命、大德、斯文在我。

  当然,孔子很谦虚,所以有“若圣与仁则吾岂敢”之语,而孟子也说“夫圣,孔子不居”。但孔子的谦虚毋宁是一种圣人的美德,而且也不能妨碍时人和后人对他的尊崇和褒奖。时人仪封人即认为“天将以夫子为木铎”,而孔子的高足子贡则说“(夫子)固天纵之将圣。”这些都是将孔子看作是天生的圣人或者上天选定与指派的圣人。

  退一步讲,古人的常识是,凡是人,则无不是天之所生,所以《诗》云“天生烝民”而《书》云“惟天生民”。非但人是如此,世间百物亦是如此。由此而言,即使不承认孔子是天生的圣人,“天生仲尼”的说法也是能够成立的。

  但是,人也好,物也罢,天生有所差异,是个不争的事实,所以孟子说:“物之不齐,物之情也”——我们也可以说 “人之不齐,人之情也”。因此,即使孔子和凡人一样由天而生,但却超凡入圣,成为千百年来举世公认的圣人,所以孟子引用孔子的高足有若的话说:“圣人之于民,亦类也。出于其类,拔乎其萃,自生民以来,未有盛于孔子也。”

  子贡最先把孔子比作日月

  就“万古长如夜”,亦即比孔子如日月而言,同样古有文本可资支持。《诗》尝有之:“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子贡则说:“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正是他把孔子比作日月:“他人之贤者,丘陵也,犹可逾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

  合“日”与“月”则是为“明”,古人常以日月之明比圣人之德性明亮世间,所以太史公曰:“天者,高之极也;地者,下之极也;日月者,明之极也;无穷者,广大之极也;圣人者,道之极也。”唐张守节《正义》云:“言人有礼义,则为圣人,比于天地日月,广大之极也。” 《中庸》正是赞孔子之德如日月之明:“仲尼祖述尧舜,宪章文武。上律天时,下袭水土。辟如天地之无不持载,无不覆帱。辟如四时之错行,如日月之代明。”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