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唐诗人的人生感悟与叩问

  编辑:郭梅英  时间:2011年11月09日   

一般研究者都把唐诗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即:初唐、盛唐、中唐、晚唐,这里先谈谈初唐的诗。

一、华美的初唐诗歌

初唐:高祖武德元年(618)——玄宗开元初(713)

初唐诗歌是摆脱六朝绮靡文风,将诗歌创作引向健康发展的阶段。其百年之间,又可分为前五十年与后五十年。

前五十年沿袭六朝浮华风气,宫体诗充斥诗坛,代表流派有“上官体”(虞世南、上官仪)和“沈宋体”(沈佺期、宋之问)。后五十年,先有“初唐四杰”(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从内容到形式的革新,后有陈子昂高倡建安风骨,将诗歌创作引导到强烈的政治性、崇高的思想性方向,开创出唐诗健康的思想境界。

在前五十年与后五十年之间,有刘希夷的《代悲白头翁》与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最值得一读。

二、“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刘希夷《代悲白头翁》

这首诗中“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两句,在当时几乎无人不晓。

第一,它揭示了一条宇宙规律——人生有限,宇宙无穷。“年年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不是说花儿年年开放,这是一个“不变”的规律;而人生短暂,年年看花的人却是“不同”吗?

这个说法,乍听起来有点消极,其实不然,它是中国古代文学从古到今一个永恒的主题。

三、《春江花月夜》——张若虚“宇宙”与“人生”之辨

闻一多先生对《春江花月夜》不禁惊叹道:“更敻绝的宇宙意识!一个更深沉更宁静的境界,在神奇的永恒前面,作者只有错愕,没有憧憬,没有悲伤。”他得到的仿佛是一个更神秘的更渊默的微笑,他更迷惘了,然而也更满足了。”“这是一番神秘而亲切的,如梦境的晤谈,有的是强烈的宇宙意识。”“这是诗中的诗,顶峰的顶峰。”(《唐诗杂沦·宫体诗的自赎》)

中国文化中的“天人合一”的心理定势,必然赋予客观外物丰富多彩的文化含义。人们通过对客体的观照,不仅认识了观照对象,同时也认识了实践认识的主体——人类自身。整首诗歌中都充溢着张若虚“宇宙”与“人生”之辩,有对自己的拷问,有对世界宇宙浩瀚的叩问,这首诗歌在这层方面上与陈子昂《登幽州台歌》相类似,这也是初唐诗人的人生感悟代表。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