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帝王用人管理智慧

  编辑:郭梅英  时间:2011年12月08日   

诸葛亮在《将苑·知人性》中讲道:“夫知人性,莫难察焉。”可见,连“智圣”也不免对选人用人发愁。选用能胜任的员工难,选用能忠诚的员工难上加难,这需要我们掌握足够多的方法。这些方法当中,有一些是中国传统的做法,我们称其为“去圣绝学”的大智慧。尤其是中国古代的帝王将相,对忠诚管理有着深入思考和丰富经验,我们不妨学习一二。

智慧之一:汉武帝让“大区经理”感到“身边有我”

令当代企业经营者头痛的大区经理管理问题,也一直困扰着过去的皇帝们,既不能管得过严过细,更不能不管。除制度管理外,汉武帝还常使用三种必要的沟通方法:问候、问罪、问想法。

《容斋随笔》记载了以下案例,一位太守庄助报汇频率下降了,武帝写信给他说:“阔焉久不闻问”,借表达阔别思念之情,行提醒对方及时报通之实,这就是常说的问候法。另一位“大区经理”业绩偏着,与从前表现略有出入,怀疑是否听信了谗言,武帝发诏责问“甚不称在前时,何也?”这摆明是问罪的。还有位“大区经理”汲黯在闹情绪,不听从调派,武帝知其嫌弃官小,以“吾徒得君重,卧而治之”(意为“我们仰仗您的威望才能治乱啊1)进行了抬举式的激励。我们知道,面对如此厚望,又有几个人能挺得祝

这一系列的问法,在不十分了解具体情况的时候,起到了督促安抚下属的功效,足见武帝御人手法之丰富。正是运用了这些好的手段,使其汇集了大量人才,在“有非常之功,必待有非常之人”的号召下,将汉王朝推至巅峰,为世人留下“有亡秦之失而免亡秦之祸”的事实去回味。

智慧之二:宰相之杰的“看人”、“用人”和“调人”

张居正被称作“宰相之杰”。其23岁中进士,先后为国家当政十年。因其起用名将戚继光、提高行政管理效率等功绩载誉千古,谥号“文忠”。对于治理臣民众生,他的管理方法“工于谋国”而立等见效,令人称奇,我们不妨借鉴一下这位管理天才的“看人”、“用人”、“调人”方略。

看人:克服六大误差。张居正的名言是“世不患无才,患无用之之道”,他在著名的《陈六事疏》的“核名实”一篇中,专门论述了用人方略。其间,总结了他前后主持十年国事的用人体验,提出看人容易出现的六大误差:徒眩于声名、尽拘于资格、摇之以毁誉,杂之以爱憎,以一事概其平生、以一眚掩其大节。就是说,不听名声而看行为,不问资历而看潜力,不听闲言而看功实,不凭好恶而趋理性,不以一事论英雄,也不以一错定平生。

用人:讲究考核检查。考核与检查必须双管齐下,目前,企业管理者往往在考核和检查中有意无意地倾向于一种,有的倾向于考核,凭借人力资源部出台一套考核方法,实现用人以功实的管理。有的管理者倾向于检查,即以过程监督为主,进行事中管理而不是秋后算账,张居正则认为这两种方法必须兼顾。

调人:感到是一种提拔。巧用而不是滥用平级调动,把岗位轮换用得使员工当成一种提拔,可以化平凡为神奇。一般而言,岗位轮换都有其目的性,不外乎三个想法:一是锻炼人才,提高其综合素质,尤其到基层负责是一般的上升通道,因为这样符合中国人的老规矩“名将出身行武”;二是瓦解帮派,任职时间一久就形成了习惯势力,不便于全局管理,按明朝当时的祖宗旧制,“三、六年考”是规矩,也就是三年就有可能岗位轮换了,比现在通常使用的四年制任期还短;三是利用新人的加入产生新的制衡关系,以利于最高领导控制全盘人马。因此,岗位轮换成为许多决策者的御人大法。

但张居正告诫了其中的不可为之处。首先,岗位差异太小的平级调动,不可过度频繁,正如《陈六事疏》所讲“不必互转数易”,因为这样的调动是为了调动而调动,会流于形式,前述三大功能都无法实现。第一项激励功能因岗位差异太小,对员工没有疗效;第二项分解功能因频繁调动根本就形不成危胁,所以失去了意义;第三项制衡功能因员工缺乏感恩之情,导致忠诚打折,别说去监视他人,连其本人也会因频繁调动而萌生去意。其次,岗位轮换之前要有合适的后备,以实现“人有专职,事可责成”,不能乱了自己、稳定了敌方。第三,最好是事出有因,把调动做出激励效果,给员工以“用人必考其终、授任必求其当”的良好形象,对管理者的资信水平提升有很大帮助。这就是讲,对一些有功之臣、心怡之将,可以采取此类方略达到前述三个目的,最终使其走向绝对忠诚,而管理者也得到张居正所谓“用人必考、授任以当”的好口碑。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