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物”到底指的是什么

  编辑:郭梅英  时间:2011年12月15日   

《大学》有“三纲八目”之说。“三纲”是描述“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有如大学的三项宗旨。至于“八目”,则是强调修养的八个条目,由近及远,依序是“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在上述八目中,排在最先的“格物”是指什么?这个问题向来争论不休,难以得到共识。最早的注解是东汉郑玄所提供的,他说:“格,来也;物,犹事也。其知于善深,则来善物;其知于恶深,则来恶物。言事缘人所好来也。”这种解释的特色,是把“致知”放在“格物”前面。先要知道善或恶,然后善事或恶事就会跟着你的喜好而来到。也正是因为他把“致知”放在“格物”前面,使得他的注解缺乏说服力。郑玄的“格物说”无法成立,但是我们稍后谈到“致知”时,会发现他的“致知说”仍有参考的价值。

20070527114740

到了南宋朱熹,他秉承前辈学者的启发,以大手笔把《礼记》中的《大学》与《中庸》抽出来,成为单独的二本册子,加上《论语》与《孟子》,成为“四书”。他还用心为《大学》重新编定章句,成为“经一章,传十章”,然后遵循北宋程颐的观点,认为《大学》说明“古人为学次第”,应该排在《论语》与《孟子》之前。“学者必由是而学焉,则庶乎其不差矣。”事实上,朱熹所编的《四书章句集注》,也确实把《大学》与《中庸》列在前面。

由于朱熹的《四书章句集注》是元、明、清三代科举取士的教科书,八百年以来成为学者奉为圭臬的标准读本,所以他的解释也广为人知。那么,朱熹怎么说“格物”呢?他说:“格,至也;物,犹事也。穷至事物之理,欲其极处无不到也。”表面看来,这是要人用功念书及了解事物的道理,但是问题在于:谁能达到朱熹所要求的标准?天下有万物,人生又过于短暂,如果到处格物,何时才能跨出这八目的第一步呢?

朱熹在“传五章”,特别参照程颐之意,加了一段文字,想要补《大学》原文可能有的缺漏。他好像参加作文比赛,写了一段没有人讲得清楚的话,这段话共一百三十五个字,我只引述后面结论部分。他说:

“是以大学始教,必使学者即凡天下之物,莫不因其已知之理而益穷之,以求至乎其极。至于用力日久,而一旦豁然贯通,则众物之表里精粗无不到,而吾心之全体大用无不明矣。此谓物格,此谓知之至也。”

请问:自有人类以来,有谁能达到“众物之表里精粗无不到”的境地?至于“吾心之全体大用无不明”又是怎么回事?这不是在作文比赛又是什么?别忘了,这还只是八目中的第一步,做不到这一步的要求,后面还有什么希望?明朝王阳明在努力格竹子以致生病之后,终于觉悟朱熹所言不切实际。

王阳明在《大学问》中,探讨《大学》的基本观点。他的策略是把八目中的前三项“格物、致知、诚意”合在一起说。他说:“格者,正也,正其不正以归于正之谓也。”亦即“去恶为善”。“物者,事也。凡意之所发,必有其事,意所在之事,谓之物。”

明明《大学》讲的是“格物、致知、诚意”,而王阳明一定要把“物”与“意”连在一起,然后用“致知”来贯穿,因为他所谓的“致知”是“致良知”。良知知道善与恶,于是格物要靠良知,不然无法“正其不正以归于正”诚意也要靠良知,不然要根据什么去诚呢?

说到最后,王阳明认为“身心意之物”其实“只是一物”,而“格致诚正修”其实“只是一事”。如此一来,《大学》原有的八目还剩下多少?本来是古人描述“大学”的理想与修行步骤的一本手册,现在变成某种秘教的天书,请问这是《大学》的原来意思吗?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