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中国

梁晓声:郁闷源于国民劣根性“病灶”

  编辑:郭梅英  时间:2012年3月04日   

虽然早期的知青文学写作极具理想主义色彩,但梁晓声给很多人的印象就是“老愤青”,从上世纪90年代,他的作品开始充满鲜明强烈的批判,日前,他把脉国人情绪的新作《郁闷的中国人》由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在他看来“郁闷”是当下人们最普遍的表情,它就像积雨云,若越积越多互相碰撞可能带来电闪雷鸣,但也可以被清风吹散,而这“清风”就是人文精神和社会进步。

书写国人情绪简史

“我写的郁闷不是谈恋爱闹情绪,也不教你修身养性。”

梁晓声在《郁闷的中国人》开篇就写道:“心灵之扁平呈现于脸,而满脸写的只不过一种表情——失我之郁闷。人们郁闷于时代,可又不得不适应五花八门的时代规则。”

当被问及自己是否会郁闷时,梁晓声说:“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我现在很少为自己个人的事儿郁闷,我更关注的是超越个体的普遍郁闷,我书里写的郁闷不是没赶上公车上班迟到了,不是谈恋爱闹情绪了,也不是去看牙医生态度不好,而是一幢幢楼房卖出去房地产开发商是亿万富翁了,那些盖楼的人得到了多少呢?之前有活蒸娃娃鱼,泥鳅穿豆腐,这些都是坏掉的心性,也让人郁闷;入学托关系,住院托关系,托关系成了大多数人的生存之道,都不得已地或热衷于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用于经营各种复杂而微妙的甚至蝇营狗苟的关系,这让人郁闷;人们不愁吃喝了,但不知从何时起,苏丹红、瘦肉精、染色馒头出现了,甚至‘爆炸西瓜’、‘绝育黄瓜’等闻所未闻的食物也被发明出来。”

《郁闷的中国人》立足捕捉当下中国人最真实的体验,通过广袤的社会风景和丰富的社会情绪样本,从历史的纵深度,探究“郁闷”之成因,如一本国人的“情绪简史”,梁晓声说:“新书不是为了牢骚而写,也不是像一些电视上的养生节目那样,教你如何摆脱郁闷修身养性延年益寿,而是希望各阶层均努力,找到突围之路。”

标签: 梁晓声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