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税分层调整多部委达共识 高档品或增税

  编辑:胡晓峰  时间:2011年9月11日   

“奢侈品关税调整不能一刀切,要对奢侈品进行界定和细分,分层调整税负:对于与生活密切相关的大众奢侈品,比如化妆品、香水,应该适当降低进口税和消费税;而对于城市居民遥不可及的顶级奢侈品,如贵重名表珠宝等高档商品,不但不减税,必要时还可以增加进口关税。”

20110911002039145

分层调税成共识

  是否降低奢侈品税的问题并非由商务部或财政部某个部委单独决定。据了解,国家发改委、商务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是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的主要成员,而最终能决定关税方案的,也正是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

  不过,奢侈品税下调得到多部门的认同。“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在会见美国副总统时,宣布未来五年中国进口额会达到8万亿美元,而去年中国进口额达1.4万亿美元,若要在这个基础上达到这个目标,只有一种方式,那就是大幅度降低关税。”中国国际贸易推进委员会主任杨晓东说,“这是国家降低关税的明确信号。”

  商务部研究院消费经济研究部主任赵萍认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10周年了,作为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中国履行世贸组织要求中国减税的承诺,奢侈品关税的下降将是一大趋势。

  在具体如何降低奢侈品关税方面,众多部委专家一致认为,要解决奢侈品税是增还是减的问题,首先要解决“什么是奢侈品”的问题。一直以来,我国对于“奢侈品”这个词就没有严格的管理学界定。赵萍认为,“奢侈品本身应该是一个动态的概念,三四十年前自行车就算是奢侈品了。目前,需要做的是将商品做好分类,界定奢侈品的界限。”

  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首席代表欧阳坤认为,应该从三个宏观方面为“奢侈品”定义。他认为,以消费者群体不同来定义奢侈品可以成为政府部门将奢侈品消费分层征税的依据。

  “奢侈品分为三个层次:第一类,以私人飞机、游艇、豪华车为奢侈品消费的最高层次,界定为A类奢侈品;第二类,以名牌手表、珠宝、首饰为中间层次,界定为B类奢侈品;第三类,以高级时装、箱包化妆品、香水为基本层次,界定为C类奢侈品。层次划分清楚后,可以根据不同层次制定不同奢侈品税率。”欧阳坤表示。

  “根据这种划分,目前已经大众化的奢侈品关税应该下调,但是对于高档意义上的奢侈品关税应该征收更高税收,主要的目的在于调节分配。”国家税务总局税科所国外税收研究室龚辉文说。

  在“世界奢侈品”论坛上,财政部相关人士并未对分层调税表示反对。

  财政部的纠结

  在奢侈品税的问题上,财政部一度公开站在了商务部的对立面,并对“奢侈品降低关税能够扩大消费”提出了质疑。

  2011年6月9日,世界奢侈品协会发布2011年最新报告:中国内地去年的奢侈品市场消费总额已经达到107亿美元,占全球份额的1/4,而几乎同期,中国人在欧洲市场购买奢侈品消费累计近500亿美元,是国内市场的4倍之多,价格差导致中国奢侈品消费严重“外溢”。

  6月15日,商务部发言人姚坚提出要对中高档消费品的关税进行调整。商务部的根本出发点是扩大国内消费。对此,众多部委专家认为有关奢侈品是否降税的关键点在于“奢侈品税降了,奢侈品的价格是否会降?是否能真正惠及百姓?”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税收政策研究室主任张学诞认为奢侈品降税未必是在鼓励奢侈品消费,因为中国很多富人就有炫富的心态,即使国家降低奢侈品税,商家也可能不降价格。“降低了关税也起不到拉动内需的作用,肥水反而流了外人田。”

  分析人士指出,财政部关心的并不一定是拉动内需的问题。据财政部公开数据显示,去年进口货物增值税、消费税近1.05万亿元;关税2027多亿元,二者合计占中央财政收入的比重达到29.5%。

  国税总局税科所国外税收研究室龚辉文认为,降低关税不能刺激国内的需求,也不一定可以让老百姓受益。据了解,兰蔻香水进口中国总共需征收57%的进口税和消费税,而在美国仅需要2.5%,法国需要19.6%。劳力士手表进口中国总共需征47%的进口税和消费税,而在美国约为14.25%,在法国为19.6%。“我们如果把它们要征的税减去,比较各品种在不同国家的零售价格可以发现,很多中国奢侈品的消费价格还是要高于很多国家,这就是由人家特定的定价机制决定的。”龚辉文说。

  龚认为,每个人都有选择不同档次消费品的权利,但是如果一个社会和群体都推崇高档消费品那就有问题。社会的宏观政策应该正确引导居民消费,所以对于高档奢侈品更应该征收高关税。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