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怒波:“十个指头能按住十五只跳蚤”的人

  编辑:王龙  时间:2011年9月14日   

黄怒波,笔名骆英。生于兰州,长在宁夏银川,现工作生活在北京。他是诗人,是中国诗歌界的骆英;他是商人,是中国新一代儒商代表,他是一个“十个指头能按住十五只跳蚤”的人。2011年6月黄怒波向北京大学捐赠价值9亿元人民币的资产,这笔资产将注入“北京大学中坤教育基金”,以进一步推动北京大学人才培养和教学科研的发展。2011年9月6日,黄怒波宣布购置冰岛300平方公里土地,打造生态旅游帝国。

黄怒波2中坤集团董事长黄怒波

痛苦的曾经是前进的动力

最开心的事是把人生种种成与败都当作诗的素材,当作对生活的体验和提炼。得之不喜,失之不忧。

最自信的事是绝不会得抑郁症。

看重和强调诗的宽容精神及其社会的存在表现,不反对诗的自语自恋,但希望诗不要自弃于一个时代。

黄怒波出生在甘肃兰州,两岁时随父亲到了宁夏。

他的父亲是团级干部,为人耿直。因对某些事情提出不同意见,被抓起来判了刑,还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军人耿直,想不通,自杀了。 这个孤儿寡母的“反革命家庭”沉重而艰难地生存着。十年后,悲剧再次降临。黄怒波的母亲因为值班时煤气中毒而离开了他。13岁的黄怒波成了孤儿,还被视为“反革命的狗崽子”,受到批斗和毒打。 有时候,没有吃的,黄怒波只能到街头要饭,“常常一饿就是好几天,饿到极点,连胃中的酸水都吐出来了。”至今想起,他仍欷嘘不已。

中学毕业后,黄怒波插队到农村做了知青。几年后,他幸运地考入北京大学,并在北大收获了自己的爱情。“大学毕业后,我领到的第一份工资是40元左右吧,我把一半都给了这个女孩。”后来,这个女孩成了他的妻子。 然而,幸福的婚姻没能走远。没几年,正当黄怒波在中宣部如鱼得水的时候,妻子却提出了离婚,他没能挽回。从此,黄怒波既当爹又当妈,独自拉扯孩子。 父母早亡,妻子离去;让他痛苦的,还有朋友的背叛。

黄怒波:回忆是一种毒药

地产界都知道中坤投资董事长黄怒波,也有不少人了解他的另一个身份——诗人。但很少人知道,他的第一次人生转折发生在十三岁那年。那年,他成了一个孤儿。那年,他发表了第一首诗。白天管理企业,晚上写诗。在这个商业几乎湮没文化的时代,黄怒波肩负着诗人与商人的双重身份,演绎着他独特的双轨人生。

写诗、做官、经商,一样都没落乍一看,黄怒波的成功来得很容易。

1977年,国家刚刚恢复高考。在宁夏农村做会计的黄怒波,作为首个宁夏考生,考入了令人景

仰的北京大学,就读中文系。

四年后,黄怒波进入中宣部。他回忆说:“去中宣部,梦幻一般。‘我们宁夏有人进中宣部了’,整个宁夏都传遍了。”

由于表现出色,29岁的黄怒波成为中宣部党组成员、干部局处长,仕途被一致看好。

在进入中宣部的第十个年头,黄怒波不安分了,“我不想做一辈子官吏,做到部长又怎样?我不想那样生活,我需要挑战。”他执拗地离开了中宣部。

出了衙门,黄怒波才发现一切都是那么艰难。为了积累第一桶金,黄怒波带着一帮“兄弟”打起了游击。他们在北京干过打印,承接过名片印刷,卖过玩具娃娃,与人合作改造办公楼;后来,他又辗转到宜昌盖住宅,到山西盖宾馆。在这段颠簸时期,黄怒波创立了自己的企业——中坤投资集团,那是在1995年。

黄怒波真正的第一桶金,来自于1997年与中欧商学院的同学李明合作的一个楼盘——都市网景,一下让他赚了5000多万元。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