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畅:首富女儿的接班路

  编辑:肖燕  时间:2011年10月08日   

中国企业界“富二代”代表人物、“80后”的刘畅正走向新希望集团(微博)的台前。虽然留学海外,但她从来都是一个备受呵护的小姑娘,父母为她保驾护航,甚至帮她“定制”人生道路。

刘畅刘畅

话题是不久前坊间关注的焦点人物——卢星宇(微博),卢是“全球华商未来领袖俱乐部”的秘书长,而刘畅是这一“富二代俱乐部”的主席。在俱乐部的很多活动中,这两位年轻姑娘常肩并肩站在一起。

相比于卢星宇的父亲卢俊卿(微博),刘畅的父亲刘永好及几兄弟早在1995年就成为《福布斯》富豪榜上的“中国首富”,其家族企业希望集团是彼时中国最大的私营企业。5年后,他们再次问鼎“首富”。

此时刘畅20岁,不过,刘永好为其定下“十年内不见媒体”的规矩。

2011年,十年期限已满,刘永好果然把刘畅推向前台。继全国“两会”时带上刘畅,且主动向媒体推介她之外,6月中旬,刘永好又一手将其推至新希望集团董事兼团委书记的位置——在任职仪式上,刘永好说调侃称自己“只是来打酱油的”。

刘畅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她是如何一步步走上接班路的?

读个硕士,给家里一个交待

在1995年成首富时,刘永好兄弟普通的桑塔纳轿车、朴素的穿着常被形容为“不像个有钱人”。而刘畅则被描述成一个穿迷你裙、喜欢比萨、炸鸡和汉堡的小姑娘,是一个被美国消费文化改变了的小姑娘。

刘畅是于1994年被父母送到纽约的。刘永好的考虑有二——“出于人身安全考虑”和“美国有亲戚”。“我打小就是比较听话的孩子,父母给出建议,我条件反射般地会顺从。”刘畅对南方周末(微博)记者说。

转学到西雅图一个小镇的女子学校后,刘畅开始觉得“很闷”,收到国内同学的来信成为她当时最开心的事。她想回国,并与父亲产生了第一次冲突。最终刘永好妥协,但条件是刘畅不能回到他身边——他担心女儿会贪玩。他让刘畅在北京和上海之间选择一个城市,刘畅选择了前者。

此后她就读于北京大学北大国际MBA——这也是刘永好的安排。“上什么学,学什么专业,父母定的肯定比我自己选的好得多。”刘畅说,“读个硕士,这是对家里的一个交代,哪怕读得不够好,但不能辜负他们。”

2002年毕业后,刘畅选择进入了一家初创阶段的广告公司。当时正值央视“标王”成为大新闻的时候,广告业十分火热。

这同样是刘永好帮她做的选择。据新希望集团一位人士称,刘畅想去做销售,但觉得“销售单一产品,接触面比较窄”。恰逢刘永好的几位朋友刚组建广告公司,刘永好觉得是个不错的机会,刘畅于是有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并“见了形形色色的人”,时至今日她感激父亲当年的用心良苦:“如果没有那段经历,我的路可能绕得更远。”

在广告公司工作期间,刘永好开始鼓励刘畅捡起来小时候喜欢的唱歌等爱好,还特意帮其寻找优秀的音乐老师,甚至鼓励刘畅出张唱片。“这个时候,反倒是我觉得MBA不能白读,要为家里做点事,而不是像小时候那么轻狂想当个歌星了。”

刘畅的母亲李巍也是位“女强人”,当初因刘家兄弟创业时约法“夫人不得插手”而未进入家族企业,遂“自立门户”,创办企业,涉足印刷、地产、花卉等多个行业,并任“中华杰出女性协会”执行会长,现任新希望集团董事。

刘畅从小就有两个名字,一个随母亲姓李,她在新希望之外工作的时候,用的正是李姓那个名字——这同样是刘永好夫妇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但作为刘永好的独生女,当她回归家族企业时,一定还是要叫回“刘畅”的。

外界太高看我了

刘永好夫妻费尽心思为刘畅安排了一条平静且顺遂的成长通道。其实在广告公司工作时的刘畅,同时在为家族企业做事。她可以在新希望集团挑一个自己喜欢的工作,后多次“换岗”。但新希望集团的几位员工告诉记者,刘畅主要是学习和参与一些公司业务,并非主导。她实际从事的还是广告、品牌类工作,更多的时间则是被父亲拉着见客人、做翻译。

她的第一个头衔是新希望集团乳业事业部副总经理,被称为乳业事业部的创始人之一。

但这是刘畅一段不愿提及的经历,“假如要是用成败来衡量的话,那是我挺失败的经历,因为我根本没有完成我认为能做到的事情。”

从2002年开始,新希望乳业事业部进行了一系列资本收购,先后将四川阳平乳业、重庆天友乳业等11家企业收编。而在新希望乳业事业部成立之初,只有三五个人,刘畅任办公室主任,同时做着品牌总监的工作。

“自己当时年纪太小,想法太简单。”刘畅说。当时她甚至忽略了品牌策划和渠道营销应该同步。当新希望乳业的广告满天飞的时候,被收购企业的重组改制却耽搁了进程,导致渠道没有铺开,走得太快的品牌营销成了浪费钱的事情。

让人意外的是,2004年,刘畅从新希望离开,向父母借了一些钱,再次用李姓的名字在成都开了家小饰品店,刘畅说此举是为了“调整心情”。

两年后,她重新以刘畅的本名开始担任新希望集团房地产事业部副总经理,带领团队管理集团在上海的房地产业务。她很幸运地赶上了房地产业最赚钱的末班车。

现在刘永好的目标是打造农牧业全产业链,刘畅并不排斥农牧业,但她也强调“不会喜欢到哪去”。“我愿意接受,但我不是发自内心的。”刘畅说。

“外界太高看我了。”刘畅说。因为外界传言她熟悉金融业务,曾经主导新希望多项投资。对此她报以顽皮的一笑。

中国企业很土

2011年6月,刘畅先后出新希望集团董事、团委书记,这被外界视为她接班的一个标志——毕竟,父亲已经60岁了。

刘永好和李巍都来捧场,“女儿就任新职,爸爸自然要来‘扎起’(四川方言,护场的意思)”刘永好说。

一个月后,刘永好在重庆投资设立了两家私募基金,分别为重庆新希望股权投资中心和重庆中顶伟业股权投资中心,注册资金分别为3亿元和1亿元,前者的法定代表人为刘畅。

这看起来似乎是为有金融背景的刘畅量身打造,刘畅说这家私募基金关注的是和农业产业链上可以互补的产业,但就投资而言,她只是行政决策的成员之一,对外投资依然会实行新希望集团的决策机制。

刘畅说她现在的重心是海外事业部,同时在恶补农业知识。

她并不是一个天生自信的人,但很期待在新希望获得普遍认同,“我怕被人当小孩,还要让他们觉得你这个人还不错。”看刘畅的表情,这似乎是个艰难的任务,对她而言,饲料厂、养猪场的员工是“世界另外一面的人”。

但有新希望另一位员工告诉记者,刘畅并没有普通人眼里“富二代”那种架子,他记得自己第一次走进新希望的饲料厂时,说了一句:“好臭。”一旁的刘畅反问道:“臭吗?这是鱼粉的味道。”

不过,刘畅在四川“富二代”圈子中颇有号召力,被称为“畅姐”。但是当卢俊卿、卢星宇父女为人所诟病时,刘畅变得低调起来,对她们的圈子文化三缄其口。她给自己贴了“善良”的标签,并称:“我善良但我不是傻子,如果你觉得我是傻子的话,那咱就不玩了,至少你不能伤害到我,我更多的要学会保护自己。”

近来她频繁往来于中国和东南亚之间,新希望已经在越南、柬埔寨等国投资建设了12家饲料工厂,埃及的工厂也早已动工。“环境你想象不到地差。”刘畅边说边从手机里翻照片,这些工作情景也让她跟着热血沸腾,“能找回小时候父辈创业的激情”。

“我考虑多的是怎么让这些职业经理人彻底投身新希望。”刘畅说。她一直对职业经理人有期待,10年前,新希望集团副总裁王航刚来公司时,就曾经问过刘畅:“如果有人想到公司来,你希望他做什么?”刘畅当时的回答是:“我就希望我爸爸不那么累。”但到现在为止,刘永好的工作状态改变不多,这让刘畅觉得 “中国企业很土”。她因此鼓励父亲参加了某时尚杂志的专访和“大片拍摄”。

刘畅想给新希望集团带来改变,至少这个依旧贪恋美食,为见到木村拓哉激动的“小刘总”对新希望的年轻一代更有亲和力。虽然刘畅嘴上也说有“混江湖”的感觉,但父辈“蛮荒时代”的经历在她身上已经找不到影子。

除了准备接下新希望,刘畅说自己还要面对另一个人生重任——“还没做母亲呢”,但结婚生子事宜她一定要独自面对,父母不可能为其“量身定制”了。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