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CCI被指用工存双重标准,祸起劳务派遣制

  编辑:肖燕  时间:2011年11月02日   

“喝水要申请,上厕所要报告,店铺里丢了东西所有员工‘连坐’赔偿,孕妇在店里吃东西补充营养被告知只要吃一个苹果将被记过,吃八个苹果将被解雇。”连日来,这起沸沸扬扬的“古驰(GUCCI)虐工门”事件让这个一向在中国口碑不错的奢侈品企业,一夜之间成了千夫所指的“血汗工厂”。

古琦

GUCCI被指用工存双重标准

“这起劳资纠纷的复杂程度是我们近年来遇到的第一例,处理妥当的话,将对日后类似的劳资纠纷提供示范。”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监察支队队长牛西平此前向媒体如是表示。虽然真相还有待地方劳动监察部门的进一步调查,不过,该事件掀开了中国劳务派遣制工人生存状态的冰山一角。

在国外被禁止或严格控制的劳务派遣制度,在中国已经培养了6000多万劳务派遣用工,并客观上“滋养”了一批“血汗工厂”。古驰进入中国之后,完全可以不选择这种用工制度。然而,为了利益最大化,跨国公司古驰最终选择了“何乐而不为”。

祸起劳务派遣

“古驰是一袭华美的袍子,但是却长满了虱子。”有网友如是调侃。

10月13日,深圳市总工会约见古驰中国公司行政高层,表明深圳市总工会的立场,并对事件的处理进行沟通和协商。在工会组织的努力协调下,员工的合法权益将得到保障和维护。

但是因为利用劳务派遣制度存在漏洞,古驰的这起发生在深圳的劳动纠纷案件面临“异地监管”难题。调查表明,古驰的深圳品牌店建立了一套复杂的劳动用工制度:事件中的5名店铺员工虽然归古驰管理,但与这些古驰员工签订工作合同的,是深圳市南山区一家名为南油外服人力资源有限公司的企业。资料显示,古驰在上海注册,所有深圳员工均以劳务派遣方式签约,在深圳的店铺并未成立公司,号称“深圳GUCCI旗舰店”实际工商注册名称为华润(深圳)有限公司第十三分公司,这样看来,该店连古驰分支机构都不算,实际上只相当于古驰“在深圳的柜台”。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经过采访调查发现,与“雇人即用人”的传统用工方式截然不同,目前国内百货快消等服务性行业普遍采取“雇人不用人,用人不雇人”的制度,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劳务派遣”。尤其金融危机环境下,很多企业为节约人力和培训成本,转“雇”为“租”,劳动者仅是被派遣公司暂时有偿“出租”给用人单位干活。“像我们这里店长、经理这样的管理层一般都是和公司直接签约,助理、导购之类职务则根据个人情况而定。”北京新光天地一家奢侈品店面的店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近年来,大型跨国公司、外资企业在华公司的劳动纠纷不断,一些企业巧妙抓住法律漏洞,现代“包身工”现象屡见不鲜,但未引起充分重视并推动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一方面是因为签订劳务派遣合同的劳工收入有一定优越性。记者调查发现,因为奢侈品品牌存在巨大的利益空间,即使是“租”来的员工,他们也愿意支付相对高的报酬,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制度缺陷的风险。例如Coach、Belly等品牌的店员在受访中均认为每月三四千元以上的收入,相比同类从业者来说并不低。而另一方面,一旦出现劳动纠纷,受派遣人员很难在法律上维护自己的权益。此次事件中的辞职员工与古驰在加班时间和加班费计算方式上存在较大争议,但是古驰方面出示的证据有两个:一是电子考勤记录,二是上海静安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古驰公司实行综合计算公式工作制的批复。让本身所属深圳公司的员工很难在法律上维权。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宋朝武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即使最终认定古驰在用工方面存在违法行为而进行惩处,也将形成异地处罚,执行难度也会加大。”

宋朝武指出,因为目前《劳动合同法》涉及第三方派遣的条款并不完善,很多细则没有相应规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劳动者维权,立法不严导致执法不易。

利益驱使下的双重标准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先后连线美国、英国等地,发现古驰在其他国家均没采取在中国施行的劳务派遣制度,各种制度完善且待遇丰厚。古驰在中国执行了双重标准。

宋朝武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跨国企业进行这样的劳动规避,最大的好处是可以最大限度节约成本。劳务派遣的好处在于简化了企业在用工上的管理,也便于劳动者以简便快捷的方式找到工作,有利于促进和扩大社会就业。“劳务派遣在劳动力市场的存在有其合理性,譬如一些非全日制、季节性、临时性和间歇性的工作机会,适合于劳务派遣。”

品牌专家李光斗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对于奢侈品公司而言,占比较大的运营成本有两方面,“一是店面租金,另外就是员工工资。”2011年以来,全国店面租金不断上涨,一位奢侈品经销商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目前国外奢侈品巨头在中国与员工签订的合同基本都是外包合同,也就是将人事外包给第三方外服公司,“这样是节约成本的最佳办法,作为公司能控制的就是人员工资。”

“虽然中国的法律环境存在一定漏洞,如作为企业本身是完全有能力规避。跨国公司遵守所在国的法律,这是一个一般性的底线。在劳工问题上,这种要求还应当更高,不光要遵守所在国法律,还要遵循母国法律和国际劳工公约。同时,跨国公司应当在全球范围执行大致统一的劳工标准,不能实行双重标准,应该在承担公司社会责任方面起表率作用,这是一家企业应该恪守的职业道德。”宋朝武认为。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