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女人疯狂的超级设计师 Alber Elbaz

  编辑:屠蕾  时间:2011年11月14日   

“别的男生都喜欢在纸上画飞机画坦克,我只画裙子。”

1961年,Alber Elbaz出生在摩洛哥的卡萨布兰卡,父亲是染发师,在Alber年幼之时就去世了,存有父亲的片段在Alber的记忆中所剩无几,他的童年回忆更多是关于母亲的。Alber对于母亲充满着无限的感激,因为她充分理解并且支持Alber对于时装的疯狂痴迷,哪怕彼时的他年仅5岁。“我在特拉维夫上幼儿园的时候最喜欢美术课,别的男生都喜欢在纸上画飞机画坦克,我就和所有人不一样,我只画裙子。母亲知道我的这个习惯后特地去询问老师的意见,她担心老师会反对,好在老师没有这样做。”Alber记得当时母亲保留了不少他的画稿,并以此为荣,“你要是看了我那时画的画,你会发现它们和我现在的设计没多少差别,除了裙摆会更长一些,因为当时我不怎么会画腿,只好用裙子把腿给罩住。”

Alber-Elbaz3

Alber将自己今天的成就归功于母亲的开明,同时他也承认母亲的乐观与勇敢是影响他一生的精神财富。这确实是一个值得尊敬的能干女人:丈夫去世后,她独自一人承担起家庭的重担,打两份工以养活四个孩子,这种四处奔波的劳碌身影深深撞击着Alber的内心世界。“我总在想,如果你拥有一切食材,你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做出一顿丰盛的晚餐。但如果摆在你面前的只有面粉、橄榄油和几个马铃薯时,你需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来完成一顿同样好吃的饭菜。你需要调动你的全部创意,而我母亲就属于后者。”尽管家庭并不富裕,Alber却极力强调他的童年并非寄人篱下,“只是有点艰难,仅此而已。”

“我曾经以为我到死都只会是一名不起眼的助手。”

1987年,Alber Elbaz揣着母亲给的800美元坐上了飞往纽约的飞机,并很快成为美国设计师Geoffrey Beene的左膀右臂,而这一干就是7年。“我曾经以为我到死都只会是一名不起眼的助手。”Geoffrey反对一窝蜂的潮流趋势,提倡颠覆传统的设计理念,经常运用一些较为小众的奇异面料,而Alber则更看重务实的重要性,善于从古典素材中汲取灵感,然后加以诠释。1996年,已经在时尚圈摸爬滚打将近10年的Alber来到了号称世界时尚之都的巴黎,凭借自己在纽约积累起的小小名气,没过多久Alber就被法国老牌时装屋Guy Laroche招致麾下。经历了短暂的4场秀后,Alber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几近成名的契机——Yves Saint Laurent的品牌合伙人Pierre Bergé邀请他担任高级成衣线的创意总监。

Alber-Elbaz2

那时起,Alber甘当一名谦逊的学生,他埋头钻研Saint Laurent的全部设计,当时Alber天真地以为,只要他牢牢把握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在Saint Laurent退休后他就能顺理成章地成为品牌的接班人。但谁也不曾料到,由Tom Ford及其伴侣Domenico De Sole共同领导的Gucci财团对于收购YSL旗下的高级成衣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协议一旦达成,Tom Ford会亲自出任品牌的首席设计师,这对于事业刚踏上正轨的Alber来说不啻为一记毁灭性的打击。“Tom Ford不是我的敌人,”Alber又改口道,“好吧,至少他已经不再是我的敌人。不过那时真是糟透了,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世界遗弃的孤儿,我从办公室清出整整两大箱的行李,然后我走了,头也没回地走了。”

离开了YSL,Alber花了大约两年的时间穿越印度和远东地区,反复思索自己究竟是否属于这个浮华的名利场,他甚至想过改行当医生,但对于时装的无穷眷恋令他最终还是回到了这个让他爱恨交加的时尚圈。那时,台湾出版业巨头王效兰女士刚刚购入法国老牌时装屋Lanvin,作为巴黎最古老的高级定制品牌,Lanvin不堪时装界重新洗牌的重负,几经易主,却仍难逃亏损的厄运。Alber当即联系到王效兰女士,诚恳地表示他愿意“唤醒这位沉睡的美人”。人生如戏,就是这次协议的达成,Lanvin得以东山再起,咸鱼翻身,Alber也不再是那个落魄的失意之人,他“鲤鱼跳龙门”,一跃成为国际顶尖时装设计师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