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运动> 高尔夫> 正文 奢侈品中国官方微博

新西兰 处处皆可挥杆

  编辑:肖燕  时间:2011年6月03日   

如果说高尔夫世界里有天堂高尔夫的话,很多人会把票投给新西兰。新西兰整个国家就像一个高尔夫球场,清新,自然,和谐。布赖恩·休伊特说过这样一句话,在这里打球就像是回到了高尔夫球的发源地,当我打球打偏了,就感觉好像我把球打进了世界的尽头一样。

新西兰整个国家就像一个高尔夫球场,清新,自然,和谐。 新西兰整个国家就像一个高尔夫球场,清新,自然,和谐

毋庸置疑,《魔戒》三部曲已经完整地展现了新西兰大地的魔幻色彩,银装素裹的山脉、布满细沙的海滩、绵延起伏的丘陵、优美的湖泊或海滨……新西兰为高尔夫提供了各种可能的舞台布景,无论在北岛或在南岛,无论是东岸还是西岸,新西兰整个国家就像一个高尔夫球场,清新,自然,和谐。高尔夫,这项对景观与挑战的结合要求最完美的运动,遭遇到新西兰这片大地上,自然也带上了魔幻的奇景,“仿佛进入到了世界的尽头”。

贝壳杉悬崖球场(Kauri Cliffs)及拐子角球场(Cape kidnappers)

贝壳杉悬崖球场坐落在新西兰北端的玛陶里湾,沿海而建,2000年2月1日正式启用。球场以及仅有16套房间的豪华贝壳杉悬崖旅馆是由美国金融家朱利安·罗伯逊出资修建的,这位纽约人还曾在南卡罗莱纳州设立了老虎对冲基金。当罗伯逊和家人在新西兰游览时,贝壳杉悬崖顶上一片4000英亩绵延起伏的农田深深地吸引他,这片场地俯瞰卡瓦理群岛、瓦奥瓦湾以及群岛海湾的远景,让他萌发了修建球场的念头。于是罗伯逊栽种了三百多棵贝壳杉,这是世界上最为粗壮的树种之一,欧洲殖民者到来之前,这些贝壳杉曾覆盖着新西兰的整个北岛。

打球打偏了,就感觉好像我把球打进了世界的尽头一样 打球打偏了,就感觉好像我把球打进了世界的尽头一样

罗伯逊邀请了世界知名的高尔夫球场设计师,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州的 David Harman 亲自操刀设计的。从岸边的球洞开出的球需要跨越海洋峡谷,之后才能落到阶梯状的球道上。球场其中15个洞可以看见太平洋, 而剩下的几个洞则有沼泽,树林和农田。标准杆5杆的4号洞被命名为坎贝,以纪念新西兰高尔夫球星迈克尔·坎贝尔。6号洞称为“瀑布”,因为峡谷上方的步行桥横越一个瀑布。18号五杆洞名为“森林之王”,是根据世界上最古老的一棵贝壳杉命名的。Kauri Cliffs 在全球的顶级100排名高尔夫球场中排名第48,是一个梦幻色彩强烈的球场。

另一个值得你注意的是全新打造的拐子角球场,球场是由汤姆-多克(美国俄勒冈州太平洋沙丘球场的设计者)所设计的。布赖恩·休伊特在2004年2月的《高尔夫周刊》中是这样形容这个球场的:在这里打球就像是回到了高尔夫球的发源地,当我打球打偏了,就感觉好像我把球打进了世界的尽头一样。

Wairakei International Golf Course

于1970年正式开幕的Wairakei International Golf Course 是另一个值得推荐的球场。位于北岛中心的陶波湖附近,拥有108个精心设置的障碍物。整个球场布满著自然生长,平坦而昌翠的草地。美国著名的《高尔夫文摘》杂志在国外球场评监中﹐Wairakei International Golf Course以优异的环境得到了以排名美国以外全球排名第17名的优异评价,同时在1996年也被新西兰选为“新西兰最佳的内陆球场”。

高尔夫球场高尔夫球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