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洪斌:武当三丰派第十五代传人

  编辑:肖燕  时间:2011年10月17日   

和很多朋友一样,我的心中也有一个功夫梦,原来的梦山雨朦胧,现在逐渐清晰。

养身2

“南崇武当,北尊少林”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武道传承,遥望两大宗派,我并没有过多奢望,窥冰山一角足矣,直到有一天,面对张三丰祖师行三跪九叩之礼时,才如梦醒,悟人生近40载积淀全为此传承,感筋骨血脉涌动澎湃之方向。

心的体验

和大多数生于七十年代的人一样,我经历着考大学、工作、婚姻、家庭、事业、成功、挫折、喧嚣、欲望、膨胀、迷茫。所不同的是,我来自一个偏僻的东北小县城,大学曾经考过三次,零下30度的气温并没有挫败我的运动梦想,最终凭借优异的成绩和难得的幸运被北京体育大学录取;大学期间因不愿与太多人争毕业时的分配名额,而放弃苦恋多年的篮球专业改练健美操,23岁体会韧带撕裂般苦痛感知重生的快乐,健美操让我更早一步融入社会,获得被人们所需要的价值体验;毕业时打破常规,转行做记者,并在还是实习记者期间即获得中国最年轻的全国青年报刊好新闻一等奖和北京市好新闻一等奖及北京市优秀记者的荣誉;随后开始做减法,入时尚杂志,寻求个人能力的最大化;2003年创办中国第一本滑雪杂志至今,以当下大家喜爱的运动项目为媒介,谋求创造时代心灵读本,让更多人放下物质诱惑,获取健康人生;八年努力后发现,滑雪这个舶来品文化积淀过于薄弱,其物质刺激大于安乐,只能作为阶梯,于是心陷迷茫;偶遇冲浪,创办中国首家冲浪运动俱乐部和中国第一个城市冲浪教学课程,一块冲浪板,一条冲浪裤,归于大海,与潮汐共舞,体验到内心宁静才是快乐的本源;于是读佛经、修瑜伽、解道禅,悟宗礼摄取人心是引领之始,遂昄一道家。

道法自然

是什么让我内心越来越不平静,是什么让我越来越不快乐,是什么让我越来越厌恶身边的环境。是欲望,无休止的欲望。我只是当今社会一个微小的个体,挣扎于时代的洪流中,正如同样不随波逐流也处于觉醒中的人们所说,“我们曾经被贫穷毁坏过一次,然后再被富裕毁坏另一次”;“身边的东西都在升值,只有我们的人生在悄悄地贬值”;“我们所经历的,是一个物质最丰富但精神最贫瘠的时代”。有没有合理的解决办法?不回避、不出世,规划自己、解脱自己、感召他人。当然有,那就是回到生命的原点,重拾宗礼。欲望是一匹野马,宗礼如缰。我选择了道。

道始于中国,“道法自然”,道在不违背宗礼的前提下最大范围内允许个性发展,甚至不限定你必须舍弃生欲,从久远年代至今,道便已经留有升级的接口,更多时候限制意味着爆发,无规矩成方圆才更高级,此为无而绝非空,是心灵修行的更高境界。

道有着悠远的历史,而这种历史传承从未偏离,因为他始终认定宗礼即为教育,教化人心比限制肉体更重要。得道的方法在于修,长生是最初的目的,于是围绕这个目标,精与气被提升至人生最高境界,萌生的太极并非简单的招式与图形,其中传承着很多远古智者对生命的认知,以至于一起式便气场摄神、平心静气,诸事皆抛于脑后。时至今日,片刻的安宁已经成了大多数人的奢侈品,太极所捧上正是那一潭幽静。

“没有健康的身体就没有快乐的心灵”这是一位美国作家对佛祖开悟的解释,这也是所有宗礼的共性。追求强健的身体和精神始终是道家所追索的,帮助人获得健康的身心即为传道,看到更多人快乐的面孔,自己会更快乐。

信仰快乐

 “信仰快乐”源于我在美国盐湖城摩门圣地听完唱诗班后看到那些快乐的面容,那些形象从此不断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并随时与我眼前出现的其他样貌做比较。真和善被面孔和眼神体现得如此淋漓,那些被暴露于服装外仅存肢体最突出的部分,永远无法掩饰人们的内心。

信仰一词在我的人生历程中不是经常触碰,因为似乎总感觉这与我有相当的距离,当遭遇结点时,这个词曾经跳出来,但只滞留于精神层面,再登上几级台阶,发现他开始越来越样貌清晰,并非头上有光环,而是如好文字般风骨。

何种教义源自中国且历久弥新、文武兼备?非道家莫属,于是上武当,以求心灵归属。立于金顶,似有群山安靠,心思沉静,一种喜悦从内心深处生发。当今时代,清醒后的人们更看重现实,而非盲目顶礼膜拜。我的建议是,如果你还没有确定,那就先信仰快乐吧。

10、20、30岁,滑雪、冲浪让你兴奋,那就别犹豫;40、50、60岁,高尔夫、太极让你平静,那就别放弃。

无处不修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可以在很多的事物中悟出禅理,可以是运动,可以是写作,亦或是身边生命的陨落。人是有惰性的,道理大家都懂,但如果没有宗礼,绝大多数的人无法坚持,直至重入迷茫,难以共享荣华,无以承受富贵,我们身边的实例不胜枚举。

于是归武当,拜德艺修为皆巅峰的钟道长为师,续武当三丰派第十五代传承之责任,以求生命的更高境界,更期许飘荡的心觅得灯塔若隐若现的光亮,不再彷徨。

信仰是什么?每个人都有解释,我确定他为通向快乐的电梯,速度快慢可以掌控,快乐级数清晰可见,“无疾而终”是顶层按钮,门开之处,不再有病痛、妄想与迷惘。

时代武当

未上武当前,大脑免不了有诸多猜想,那毕竟是一个刚刚敞开半扇窗的神秘之地。我所了解的钟云龙道长也仅限于,十三岁习武,是武当山玄武派第十三代、武当三丰派第十四代掌门大弟子,武当功夫的正宗传人,集武当多家宗派之精华等文字上。

初见钟云龙道长,一身黑色道装,话语不多,但眼神犀利,似能洞穿人心,让你难于隐形。

“授人以艺,予人以道”是钟道长多年武林生涯的真实写照。虽然他的弟子们已经花开世界各地,但他心中依然在酝酿着如何让武当的文化得到时代的传承。

“这个世界过于喧嚣,人们看似获得了诸多物质财富,却丢失了太多不等值的心灵归属。”这是钟道长心中最大的忧虑。武当功夫与文化有着深厚的根基,足以祛除不良习气;如何让更多处于迷茫的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到内心的修养上,是我们现在需要急待解决的问题。

“先让他们解决身体上的痛楚,如颈、肩、背、腰等一系列现代病,然后再逐渐清除其心理上的顽疾。”是钟道长考量的一个方向,于是立即探究武当功夫更适应时代的教学方法,提炼武当武术对现代病症的功法要诀。

这一切已经把我来之前的诸多疑虑全部打消,因为道家与武当从来都是以低调内敛为处事信条,师傅的一席话让我感到了自己负有的责任。

在张三丰祖师和钟云龙师傅前行三跪九叩之礼,成为武当三丰派第十五代传人之时,聆听师傅教诲接过传承证书的瞬间,我明白,我手捧的是让武当武术打上时代烙印的责任,我需要结合自己在体育大学学习体育教育的专长,以及在健身房实战过的经验,捕捉到武当武术适合当代人的元素,凝练出适应不同都市人需要的技法,并合理运用多年在传媒领域打拼的资源,在全社会推广开来,先让武当武术受益更多人。

时至今日,我感觉自己的故事才刚刚开始,接下来我们所推出的包含太极养生等多种适合现代人修习的武当功夫课程就会在北京和大家见面,随后是全国的推广,之后将走出国门。未来时代的焦点是属于中国的,当然我们不单纯希望那只是物质方面,更期待的是五千年的传承。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