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寒舍艾美酒店 当代艺廊里的光影游戏

  编辑:肖燕  时间:2011年6月08日   

只有用心才能看清事物的本质”——离开台北寒舍艾美酒店时,人们会无可避免地再瞄到墙上的这句话,于是,带着“真正重要的东西肉眼是看不到的”领悟回家去。

电梯门打开,眼前迎面横了一条扭动的铜线,第一次还不知道它的意思,第二次再遇上扭动铜线,是在等待电梯时百无聊赖时。最后终于在墙上的影子里,看到了《小王子》里感动过许多人的这句:“Only with the heart one can see right, the essential is invisible to the eye”。台北寒舍艾美酒店,就爱玩有趣的影子游戏。

台湾寒舍艾美酒店台湾寒舍艾美酒店

在近代,时尚圈与艺术圈经常重迭,艺术家的典型不再只是孤偏潦倒的梵高,过往的Andy Warhol,现在的Damien Hirst、Tracy Emin等,名字经常在时装杂志与派对上出现。艾美酒店便看中了时尚与艺术重迭的这块空间,更知道爱时尚爱艺术的人通常都喜欢旅行。于是,艾美酒店品牌以“时尚、人文、探索”为设计主轴,希望吸引同道中人。艾美品牌毫无疑问地着重设计,它偏爱艺术路线,没有姐妹品牌W酒店的花枝招展与热闹,更懂得如何运用低调的吸引力。新开业的台北寒舍艾美酒店没有例外,在时尚与人文之间,游刃有余地大做文章。

台北寒舍艾美酒店俨如艺廊,它的公用空间几乎都是艺术展览区,原创艺术品共放置了约700件。开店前,酒店以“光与影”为题,邀请世界各地的当代艺术家为酒店创作作品。谁懂艺术,谁是附庸风雅,谁是暴发户,其实不难分辨。正如买衣服,只懂得从头到脚一身名牌的人,他们的时尚触觉如何大抵不言而喻。台北寒舍艾美酒店选中的艺术品,不乏响当当的名家名作,例如朱铭的太极系列、吴冠中的“水乡”和“江南居”、赵无极的抽象画,但它们更多地选上了新晋艺术家的作品。

房间布置房间布置

从进入酒店起,有趣而漂亮的展品接续出现。好像办理入住手续的前台,墙上挂着的鹿头以大小不一的玻璃珠做成,在灯光配合下还在墙上打出许多影子。大堂中央的天花板垂下巨型施华洛世奇水晶灯,据说花了3个月才完成,水晶灯配有LED灯,色调不时变化,时而翠绿时而粉红,而从底往上看,水晶灯更是呈现出雪花形状。个人最喜欢的是挂在中餐厅寒舍里的“人造仙境1号”,远看是一幅传统山水画,近看便发现山山水水其实是现代水泥建筑拼贴。位于电梯厅的Fred Eerdekens的铜线影画是许多人的最爱,Fred Eerdekens扭曲了铜线,利用特定的光源以影子在墙上写下《小王子》小说里的两句名言。

在台北寒舍艾美酒店,我们能看到的是它的用心经营。除视觉上给住客丰富体验外,酒店对餐饮也没有轻视马虎。酒店的中餐厅和自助餐早就成为台北的话题店,而它的巧克力店ChocoArt又是台北的首创,因为此处采用了Gran Couva的巧克力—Gran Couva是世界上唯一为可可豆配上年份的可可豆庄园。甜品与朱古力天天现做,限量供应售完即止,确保甜点新鲜味佳。

台北寒舍艾美酒店设有160间客房,高床软枕该有的一应俱全。房间素净时尚,墙上挂有英国艺术家Nick Veassey的X光摄影作品,寻常的花朵在透视的X光勾勒下,花朵退去了艳色,只余下黑白灰,体内的生命脉络清楚显现,这无疑就是“真正重要的东西肉眼看不到”的完美阐释。

艺术气息

酒店请来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总监Jerome Sans担任文化总监。Jerome Sans又邀请许多艺术家参与设计酒店体验,包括Jean-Georges Vongerichten设计招牌早餐、房间配备Illy咖啡和漂亮的咖啡杯等等。Quube─位于五楼的酒吧,没想过在台北的大厦里能有如此翠绿的青草地,在这里,city hotel忽然摇身一变,换上了度假村的调子。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