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难忘:维也纳的肉排

  编辑:肖燕  时间:2011年10月08日   

再伟大的城市,看多了总会有些思维饱和。民以食为天,永远会有嘴馋的时候,在维也纳,让人最惦记的是那儿的炸肉排。

维也纳肉排维也纳肉排

去奥地利就得去维也纳。维也纳好东西多去了:从城边的森林到蓝色多瑙河,从斯特劳斯到茜茜公主,这些貌似都是些很有文化层次的事情,哈伯斯堡时代的辉煌和今天依然有着巨大魅力的城市。只是再伟大的城市,看多了,总会有些思维饱和。民以食为天,永远会有肚子饿的时候,永远会有嘴馋的时候,在维也纳,我最惦记的是那儿的炸肉排。别说面前摆上一盘儿了,就是此刻在键盘上写下维也纳炸肉排这几个字,就已经按捺不住地狂咽口水。

维也纳的一切似乎围绕着圣斯蒂芬大教堂展开。教堂钟楼不仅可以用来赞美上帝,也是个绝好的瞭望塔,当年土耳其奥斯曼大军兵临城下,维也纳人拼死抵抗,守军就在这个制高点观察着敌人如何调动。

千辛万苦爬上钟楼顶小平台,放眼四望,维也纳尽收眼底。肚子却饿将起来,于是东张西望地琢磨晚饭会在什么地方。带路的朋友说:“不用看太远,不是想吃维也纳炸肉排吗?王道就在脚下!”不用打车,也不用挤公车,从教堂出门,只绕过一个街角就到了有着小拱门的巷口。门上有座塑像,端着空酒杯的老爷爷醉眼迷离,表情很是快乐。这里就是大名鼎鼎的Figlmuller餐厅所在,漆的碧绿的照片上用德英法西四种语言写着同一句话:维也纳最著名的炸肉排。

对性格保守的维也纳人,没十足的底气是不敢这样亮招牌的。朋友是这儿的老吃客,知道游戏规则,早早就定了位。门口排着长队,那些慕名而来却又没有事先做足功课的吃客只能乖乖等位,看那架势,没个把小时压根没戏。穿过坚定等待中又几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颇有些得意地跟着正装笔挺,雪白衬衫上打着端正领结的侍者走进店堂。

菜牌极其简单,只有十来样选择。看看周围的吃客,几乎没有人看菜单,所有的人都知道来这里要吃什么。Figmuller开业一百多年,四代家传的买卖,信奉着老东家用自己的大名开这个餐馆的初始理念:做最好的炸肉排,比别家都美味一点,比别家尺寸都大一点,比别家厚度都薄一点,比别家做得都脆一点。老Figmuller绝对是个聪明人,这道简简单单的招牌菜,让维也纳人,让来自全世界各个角落的人,心满意足地吃了一百年,什么都不需要改变。

肉是最好的里脊肉,片好了,用拍肉锤仔仔细细地敲打。刚切下来才巴掌大小的肉排,竟然能拍成直径一尺多的大薄片,蘸上当年哈伯斯堡皇家贵族面包房里烤出的面包屑,再裹上一层鸡蛋糊,然后还得再蘸一次面包屑才完成准备。油炸的程序更讲究,第一道沸油滚滚,先将肉的表面收紧,汁水不会外露,然后再过两道温度不同的油锅。说着容易,做起来太难了。会做菜的朋友都知道油炸的排骨会缩水,Figlmuller的绝招,出锅前后的肉排尺寸没啥变化,扣在大号餐盘里,四边都露出一圈,盘子被完全遮上。外脆里嫩的肉排,薄薄的一大片放在面前。色泽是金黄的,上面放片金黄色的柠檬,再配上碟土豆色拉,想不食指大动都难。

对于来自中国的食神们,我觉得不需要浪费笔墨去描写这肉排入口的感觉。吃过几次,越吃,越觉得这餐馆和中国有啥渊源,要面子未必是坏事儿,从侍者西装笔挺的企业面子到精心准备的肉排“面子”,仔细到位了,再无不成功之理。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