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歌剧引发的变革 历史巧合创造朗格新面孔

  编辑:胡晓峰  时间:2011年5月31日   

在德勒斯登森帕歌剧院演出途中,几位观众竟厚颜地一再启动怀表的钟声报时。乐曲中最柔弱之部分正在演奏时被铃声打扰会令人烦躁不已,经历过的人都会明白国王的感受。为了制止这种骚扰,萨克森国王肺特烈奥古斯特二世命建筑师Gottfried Semper为新的歌剧院製造舞台时钟,并要求新的时钟要“与普通的指针时钟与别不同”。

1841年,钟表师暨宫廷钟表师约翰 克里斯迪昂 菲烈特里西 古特凯斯(Johann Christian Friedrich Gutkaes)接下了这项艰巨的任务。这任务最大的挑战是需要设计一个即使在黑暗中,所有观众席上的座位仍能清晰读时的时钟。由于时钟需悬挂于台前圆拱 上仅两米高的空间,因此圆形钟盘并不可行。为此古特凯斯一施妙计,希望设计一个数字显示时钟。时钟拥有两个直径 1.6米的反方向逆转滚筒,于舞台上方的双视窗显示时间。左边以罗马数字显示小时,右边每隔5分钟以阿拉伯数字显示分钟。

abb23e7e-c1ce-45b8-8752-c43722041de7森帕歌剧院五分钟数字钟原型。

1841年亦是费尔迪南多 阿道夫 朗格于从欧洲精准製表重镇游历归来的一年。他在15岁成为古特凯斯的製表学徒,随后去了巴黎,4年后开始英格兰和瑞士的旅程。满载创新意念的朗格 之后再次回到古特凯斯的工作坊,亦对五分钟数字钟的设计贡献良多。这特别的数字钟至今仍对朗格A. Lange & Sohne的机芯工程师有莫大影响。1990年后,A. Lange & Sohne工程师整理思绪,首先创作出LANGE 1标志性的大日曆,继承历史典范之名;然后品牌将跳字时间显示放到机械腕表之上,创造了Lange Zeitwerk。

91b23d5f-17fb-41cc-bd41-4fced1ff4a88模型说明了反方向逆转滚筒的运作原理

由于腕表机芯的大小限制,工程师决定将数字时间显示设于两个相邻的视窗,为大尺寸的数字盘创造更多空间。德国银时间桥构成了所有时间显示的框架,令他们 的梦想最终因这开创性的设计元素得以成真。前所未有的显示幅度能准确无误地报上时间。分钟轮夹板位于最上层,而在小时圈之上,三个显示盘同时前进。崭新的 轴承系统备有的发条为腕表提供显示盘转动时所需要的能量。装置于发条盒齿轮和摆轮间的恒定动力擒纵系统精细简洁无与伦比,为腕表担当起搏器的角色。

c1bb2a5c-0efc-48d5-8fe0-93c02a1da562Lange Zeitwerk:新时代的面孔

8ffa34a6-42ac-40a0-8dfd-ba4aed1a3a95恒定动力擒纵系统为数字盘的转动提供动力。

Lange Zeitwerk不仅是归因于朗格制表大师的重要里程碑,亦是获奖无数的设计典范原型,当中包括日内瓦高级钟表大会至高荣誉金手指奖。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