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寸间的木偶剧 精美绝伦的活动玩偶表

  编辑:刘雨  时间:2011年11月29日   

  谈到复杂机械表,实在不能不提收藏家非常重视的“Automation(活动玩偶表)”。就像科学家证实“活动的物体总是显得更新颖、更能够吸引人类的注意力”一样,无论是从制作的复杂程度还是把玩的有趣程度,活动玩偶表都是首屈一指的。

  表1形态各异的活动玩偶屋报时钟

  相信不用科学证明,大家也都会有所体验,“相对于静止的物体,活动的物体总是显得更新颖、更能够吸引人类的注意力”。科学家们认为:“活动的物体就像发出的新的指令,可能会鼓励你对它迅速发生兴趣,让大脑重新采样。这样很可能会激活大脑的奖励机制,指示我们去冒险——探索或学习新的东西。”因此,这样就解释了为什么有些人对“Automation(活动玩偶表)”总是情有独钟。就好比笔者,在小时候坚定地认为有活动人偶报时的钟才是最高级、最复杂的钟表。

  从某种程度上说,事实也是如此。这种将活动玩偶与报时联系在一起的想法,最早是出现在欧洲中世纪的教堂大钟上,那些巨大的钟除了带有某些天文指示外,部分到了正点还会有人偶自动敲钟。此后,这些带活动人偶的结构慢慢出现在小型座钟、台钟里,最后也被移植到怀表、腕表中。

  事实上,活动玩偶表一直是钟表圈内的珍品,由于会制造的工匠不多,同时造价昂贵,甚至成了贵族间送得出手的少数几样礼品之一。据书籍记载,慈禧太后60大寿之际,就收过一只会用毛笔写“万寿无疆”的活动人偶。而在俄国沙皇时期,那时的统治者显然不仅仅需要自己的计时器拥有活动玩偶功能,同时也要是最大、最复杂的。现如今,在当时沙皇的冬宫中,还保留着一座沙皇时期巨大的活动人偶时钟,这座时钟模仿动物园中的飞禽馆设计,里面与真孔雀一般大小的孔雀雕塑定时开屏,园内的多种其他动物也有不同的动作配合。在传世的作品中,Jacquet Droz的“作家”被奉为经典之一,它会以鹅毛笔写出不同的文字,甚至还有优美的拉丁文,并且在写作的时候,头部和眼珠的活动惟妙惟肖。

  基于口径所限,活动人偶腕表很难像座钟甚至怀表一样,呈现出纷繁复杂的景观,一般来说,能有3~4组动作便已经是在挑战极限。但是,一弊藏一利,在手表中设置活动人偶也有一个好处,就是在配合三问报时的使用中,为原本并不算响亮的打簧声提供动作辅助的提示。三问表的三种声音,即便无法清晰地听到,也可以通过人偶的动作数出来,可以说是这种功能的又一延伸。而至于那些简单的款式,只是通过一个按钮,动作便不会停下了,与能够根据报时而动的活动玩偶工程相比,其复杂程度,简直是云泥之别。

  现如今,市面上常见的活动玩偶表大多分两种。一种是直接将擒纵叉的尾端延伸并通过附加的小零件表现在表盘或表背面,呈现出擒纵频率相同的动作,如鸡啄米,人眨眼、挥手等重复动作。这种功能结构简单,不属于复杂功能范围。而真正复杂的活动玩偶大多和打簧问响或自鸣装置相关联,玩偶在音锤敲击音簧的同时开始活动。因此,它比问表或自鸣表更加复杂,而且可以联动的关节越多,人偶的动作就越精细,机芯的结构也越复杂,价格自然更昂贵。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