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腕表系列融和的超凡珐琅技法

  编辑:李丽  时间:2011年12月04日   

  龙凤腕表系列融和了以下超凡的珐琅技法:

掐丝珐琅

  掐丝珐琅 (CLOISONNÉ)

  Piaget Altiplano 38mm 龙凤腕表

  掐丝珐琅 (cloisonné) 技法是以金丝在胎体上制作出容纳珐琅的小隔间,第一步是以金或银丝折出图案轮廓。伯爵的着眼点是绝对杰出的质量,因此只使用金丝制作图案轮廓,整个图案完成之后,珐琅大师会用称为「黄蓍胶」的植物胶固定住金丝,这种胶在窑烧之后会消失不见。

  于是金丝之间就会形成一格格的空间,可以填入不同颜色的釉料,釉料填完后再烧制,这个窑烧过程可以不断重复,把每一格的色彩逐次加深,到了窑烧最后阶段,就可以磨平珐琅层,最后一次烧结亮面。

  这种技术有许多衍生技巧,称为 plique à jours 的作法就是其一,珐琅涂在细薄的铜胎上,然后再用不同的酸液把铜胎溶解,结果就剩下一块没有附着在胎体上的透明珐琅,看来就像彩色玻璃窗一样动人。

内填珐琅

  内填珐琅 (CHAMPLEVÉ),或称「錾胎珐琅」

  Piaget Polo 浮动陀飞轮腕表

  采用内填珐琅 (champlevé) 技法时,要填入珐琅的图案先刻在胎体上,形成凹入的小格,而后以细毛笔将珐琅填入,再进行多次的烧制过程。

  金雕师依着设计镌刻表壳或表盘等胎体,留下图案的轮廓为阳纹 (凸出的纹路),被挖空的凹槽 (阴纹) 再填入珐琅釉料,阴纹部份在法文中称为 taille d’épargne,它的边缘必须尽可能清晰,金雕师必须依打算表现出来的效果,凭经验决定这些阴纹的深度以及宽度。

  而后加热到超过摄氏800°,让珐琅融化;这个工法也需要多次烧制,直到最后的磨平及烧结亮面工序。

  金雕师与珐琅师之间必须密切合作,而且付出高度的创造力,因为两位工匠的技术对作品良莠的影响同样巨大,尤其是采用透明珐琅技法时,通常是为了让胎体上的雕纹显现出来。在伯爵,金雕大师与珐琅大师更进一步,在整个工序里都保持密切合作,务必使所有从伯爵出厂的内填珐琅都尽善尽美。

微缩珐琅2

  微缩珐琅 (MINIATURE ENAMELLING)

  Piaget Protocole XXL 腕表结合了内填珐琅和微缩珐琅技巧

  微缩珐琅,或称为画珐琅 (painted enamelling) 是最考验珐琅技师艺术天分以及耐性的技法,它必须以珐琅覆盖整个金属胎体 (例如怀表的盖子、底盖或是面盘),经烧制后,金属胎体上的珐琅层成为画珐琅绘制的「画布」,珐琅大师再以手将图案绘制在已覆有珐琅的胎体上。

  微缩珐琅技法所使用的珐琅釉料比较稀,所使用的稀释剂属于油基,而不是水。微缩珐琅以细毛笔分层多次绘制,每绘好一层就要烧制一次,烧制越多次,图案的颜色就愈深,珐琅大师必须预先估计烧制的次数,以及每次烧制对各种颜色产生的影响,才能按照原本设计呈现色彩。

  伯爵所沿用的传统日内瓦珐琅技法里,在珐琅绘制完成之后,还必须加上一层透明瓷漆,称为 fondant,此一工序可以让珐琅看起来层次更加丰富,而且更有光泽。

  微缩珐琅不是一项单纯的工艺技法,而是一项创作艺术;成果经常是非比寻常的画作。以微缩珐琅技术创作的作品,正是绘制者技巧的最佳证物。微缩珐琅是一项需要耐性、对细节无比专注的严谨艺术,自然而然对醉心于顶级制表技艺的爱好者有着莫大吸引力。始终追求卓越、绝不放过任何细节的伯爵艺术工匠与珐琅大师们都已合作数十寒暑,在珐琅制作技艺上精益求精。这些年来的切磋琢磨,让大师们共享彼此的经验与成就,更专注于追寻更新颖、前所未见的珐琅技法,这些努力的成果,都会展现在伯爵最新的作品上。

微缩珐琅

  GRISAILLE

  Piaget Altiplano Tourbillon 陀飞轮怀表结合了微缩珐琅和grisaille技巧

  运用西方绘画中名为grisaille的灰色或单色绘画装饰技法所绘制的单色微缩珐琅。珐琅大师在这款作品上仅使用两个颜色的釉料:黑色釉料打底,利蒙日瓷白色釉料 (Limoges white) 绘制龙身,再以大明火工法 (grand feu) 烧制。利蒙日瓷白色釉料本身近乎透明,要表现出颜色,必须一层层地涂抹釉料;珐琅上看似灰色的部份,则透过刷薄釉料而成,釉料被刷得越薄,灰色就越深沈。龙身就由这一层层迭加的釉料绘制,依珐琅大师想要呈现的效果决定刷涂釉料的厚度。肉眼就可以见到这种迭釉效果,因为龙身是阳纹,凸出于背景之上,因此会呈现出令人拍案叫绝的浮雕效果。(译按:中国江西景德瓷有相同技法,称「影青瓷」或「青白瓷」,作法非常近似)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