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中国

揭密故宫钟表馆和中国皇家300年收藏

  编辑:刘雨  时间:2012年1月30日   

  十七、十八世纪是中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时期。社会稳定,财富空前积累。巨大的财富使得人们有钱用于奢侈品的消费。

  钟表由于其精巧的设计、奇特的功能、美观和名贵的装饰成为奢侈品的代表。

  当时的各个阶层对其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和占有欲,皇帝们自然也不例外。并且,皇帝们对奇器的追求决定了宫中钟表收藏颇具观赏性。

  并且,随着清代对外交往的扩大,不断有外国使团到中国。在选择送给皇帝的礼品时,往往颇费心思,而钟表既能代表当时的技术水平,又能引起皇帝的兴趣和注意力,所以往往成为礼品的首选之物。

  所以地大量精美的钟表源源不断地进到皇宫中,使皇宫及皇家园囿成为钟表最集中的典藏地,皇帝成为拥有钟表最多的收藏者。

钟表1

  窦又向明朝皇帝进献过自鸣钟,从那个时候起,把玩品味造型各异的自鸣钟表成为中国帝王的一种新时尚,称它为西方传教士打开中国宫廷的敲门砖,是一点也不过分的.这两架自鸣钟就是以后皇宫收藏,制作自鸣钟的源头.

  利玛窦等也据此终于留在北京,而他带来的自鸣钟,也开启了中国宫廷制作、使用、收藏钟表的先河。

  皇帝·御制钟·大内做的钟比西洋钟表强多了

  有了西洋传教士在清宫中的辛勤劳动,才使得御制钟在工艺和技术上能够和当时西洋的钟表相媲美;同样,正因为有了皇帝本人对制作钟表的积极参与和极高要求,才使得御制钟具有了自己的风格和独到之处。御制钟表是以传教土为代表的西方文化和以皇帝为代表的东方文化在清宫接触后结出的一朵绚烂的花朵。

  钟表传入中国后不久,中国人也开始尝试制造了。清宫制作钟表大约始于顺治时期。据康熙皇帝讲:顺治十年左右,顺治皇帝得到一架小自鸣钟,放在身边核准时刻,不离左右。以后又得到稍大的自鸣钟,非常喜欢,于是便进行仿制并且获得成功。但是由于技术原因,钟内的齿轮和发条做得都不是太精细,走时并不准确。至康熙时期情况就不同了,康熙曾多次传谕广东地方招募有技艺的西洋人到宫中服务,包括医生、天文、数理、机械等方面的专门人才,其中精通钟表制造者是这些技艺人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但如此,广东地方官员还把广东善做珐琅、钟表的艺人也送到宫中,从而保证了宫中钟表制作的高水平。当时宫中的钟表制作达到了什么程度,用康熙的话说就是“近来大内做的比西洋钟表强远了”。雍正和乾隆时期,社会稳定,国库充裕,为追求奢侈生活和享受提供了条件。这一时期清宫的钟表制造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产量之大,制作之精,足以和当时欧洲钟表的精品相媲美。直到现在,故宫所藏的钟表精品还都是这一时期制作的。

  负责清宫钟表制作工作的机构是下设在养心殿造办处的做钟处,其前身为自鸣钟处。

  康熙四十九年(1710)皇太后七旬庆典时,康熙帝专门进献了一架万仙庆寿自鸣钟便是由自鸣钟处下属的制钟作坊制造的。做钟处便脱胎于那时的自鸣钟处,至乾隆时期做钟处成为专门机构并达到鼎盛,当时在做钟处工作的从业人员有一百多人,所制作的钟表数量、质量都是其他朝代无法企及的。尽管嘉庆以后钟表制作越来越少,但这一机构一直作为宫中十分重要的奢侈品制作所而延续下来,直到1924年末代皇帝溥仪出宫,做钟处的使命才宣告结束。

  宫中从事钟表制作的人员主要有外国传教士、外募匠役和做钟太监。太监是宫中制作钟表最基本的劳动力,其地位在外国传教士和外募匠役之下。做钟太监也有等级之分,从高到低依次为首领太监、太监、学手太监。以上人员行走于宫廷,组成了传教士——外募匠役——做钟太监这样的技术梯队,成为技术比较全面的钟表制作群体,是宫中钟表制作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基础。

  遵照皇帝旨意制造各种计时器以满足宫中之需要,是做钟处匠役最重要的任务。一般先由皇帝提出基本意向和具体要求,或由内务府大臣依据成例奏请,工匠据此进行设计,批准后照样制作。对于做钟处工作,皇帝们经常参与和干涉,尤其是钟表制作。皇帝们对钟表制作的关注是多方面的,甚至于某些具体的细节都不放过。从钟表样式的设计到制作所用的材料,都要经过他们的修改和批准。大量的清宫档案为我们研究清帝对清宫钟表制作的影响提供了直接的证据。在这里,皇帝的参与是极为重要的,正因为此,清宫所制钟表才被称为“御制钟”,并且出现了像更钟这样的新品种。

  做钟处所做的“御制钟”种类很多,现在我们所做的御制钟都是乾隆时期制造的,多以木结构为主体,所用木料主要有珍贵的紫檀木。有的钟简直就是宫殿建筑的缩微。御制钟的钟盘也有很多特色,多有“乾隆年制”款,尤其是铜胎黄地彩绘花卉画珐琅盘,显示出御制钟的华贵与典雅。

  宫中收藏的大量钟表,在使用过程中出现损伤再所难免,因此,对于做钟处工匠来讲,改造、维修和保养的任务非常繁巨。这其中既包括外形的复原、改变,也包括机芯的调整、更换。特别是乾隆皇帝,对钟表等奇器抱有浓厚兴趣,就连如何改造、如何维修、如何保养他都要参与意见。终其一朝,这种工作就没有停止过。通过对机芯的改造,和改变钟表外观式样、具体装饰,可以用比较少的投入,增加新的钟表品种,使皇帝们对钟表保持长久不衰的兴趣。

  皇帝对钟表制作的干预还表现在通过奖惩制度奖勤罚懒,保证钟表制作的质量。对活计做得好,符合皇帝口味的工匠和太监,往往赏银赏物,这种赏赐折合银钱往往超过其月工钱,成为他们的一项重要收入。相反,如果活计做得不好,轻则一顿叱呵,工钱不给,重则包赔损失, “不预开销”,有的甚至被退回原籍,皇帝的参与以及严格的奖惩制度,使宫中制造的钟表成为同期作品中的佼佼者。

  有了那些西洋传教士在清宫中的辛勤劳动,才使得做钟处的御制钟在工艺和技术上能够和当时西洋的钟表相媲美;正因为有了皇帝本人对做钟处工作的参与和要求,才使得御制钟具有了自己的风格和独到之处。造办处的御制钟表使以传教士为代表的西方文化和以皇帝为代表的东方文化在清宫接触后结出的一朵绚烂的花朵。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