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中国

探访瑞士钟表制造圣地

  编辑:刘雨  时间:2012年4月19日   

  2012年Baselworld期间,来到有着丰厚制表渊源的浪琴表位于索伊米亚(Saint-Imier)小镇的大本营,还有欧米茄位于格伦兴(Grenchen)的现代化流水线,抑或大都市日内瓦湖畔的宇舶表“未来工厂”。钟表爱好者们仿佛漫步穿越时光的河流:世代传承的瑞士制表的手工艺。

  瑞士1钟表名城日内瓦

  对所有人而言,从瑞士巴塞尔小城出发到纳沙泰尔(Neuchatel)、汝拉山区(Jura)、伯尔尼汝拉山区(Bernese Jura)、日内瓦(Geneva),无论夏季或冬季,都是远离乏味日常生活的旅行目的地。在湖畔酒窖里、高山奶酪工场或山村小木屋之外,它们另有特殊身份,被视为瑞士手表制造业的圣地。

  瑞士2浪琴表

  索伊米亚:浪琴一直在这里

  从巴塞尔向南驱车一个多小时,就来到了索伊米亚(Saint-Imier)小镇,错落在坡地上的木质房子、古旧的教堂、天空如蓝宝石般澄净,偶然还能听到牛铃的声音。这个地区,游客罕至,一派原生态的瑞士特色田园风光。

  一下车,来到浪琴工厂门口,就闻到了乡村特有的牛马粪的味道,一条清澈的小溪自浪琴门口流过,和180年前浪琴建立时没有什么不同。

  尽管索伊米亚的人口才有4000多人,该地区的制表历史明显地扮着领导的角色,稳定地于跨越三个世纪的历史中留下印记,并继续成为其中一股强大推动力。“很多人未曾留意到索伊米亚以前是不扣不折的制表工匠侨民的家乡,很多瑞士名表,如浪琴表,还有萧邦、豪雅、百年灵及宝珀都在这里迈出了第一步。”同行的资深钟表人康威凯介绍。

  在18世纪,该地区试验制造业模式,率先试办机械化及全套一体化的制作模式。当年浪琴表力求将生产系统改革,终于成为19世纪末该地最具规模的公司,其它的公司也相继仿效。浪琴表是少数继续在当地发展至今的品牌,更是今日当地最大的钟表生产商。

  在维修古董浪琴表的车间内,更看到先人留下的整盒整盒的零配件,从夹板、齿轮到最细小的螺丝,方便后人们在数十年甚至百年后维修时使用。除了生产线,最值得参观的当属开设的浪琴博物馆。

  800多本厚厚的手写纪录摆在浪琴博物馆内的陈列室,静静地记录了从1867年到1960年代末,浪琴卖出的所有1500万块腕表中每一块的完整出生纪录——这种震撼难以言喻。“如果有人有幸拥有一枚1867年的浪琴怀表,在这里,他一定可以翻查出当时替该表进行速率测试制表师的名字。”浪琴表中国区市场总监叶青峰介绍。

  自品牌创立180年,浪琴表共生产了约3500万枚腕表。每一枚腕表都表现了当代时计生产的发展,包括设计特征、生产技术(当中部分是浪琴表研发的技术)及当代的潮流品味。令人咋舌的是,这3500多万枚的每一枚的数据都清楚地记录在案(早期手写,后期电脑录入),出生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着不一样的生产技术,记录着在不同的情况及限制下,渐渐演进的制表理念。

  5年前,浪琴为了庆祝品牌175周年,特别在博物馆设立了34个展柜,以庆贺这3400万枚腕表的诞生。每生产100万枚腕表时便设立一个展柜,浪琴表挑选了当代最具代表性的设计以作展览。每一个展柜都代表着当时制表业的概况,清楚地说明该100万枚腕表的生产年份,更陈列一些当代的图像及文献,为浪琴表的制表事业带来全新的启示,值得细细参观。

标签: 腕表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