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中国

登峰造极之作 Christophe Claret X-TREM-1

  编辑:刘雨  时间:2012年4月20日   

  X-TREM-1为新一代全新概念时计的首款作品,无论在技术或美学方面都堪称登峰造极之作:倾斜30度的浮动式陀飞轮在以curvexe钛金属制成的立体机板上旋转,搭配有别于传统腕表的逆跳时分显示系统。两颗镂空精钢小球彼此分开,在表壳左右侧的蓝宝石水晶玻璃管上移动以显示时间。这个神奇装置的奥妙之处在于两颗小球和机芯间没有任何机械连结,而是靠着磁场而完美运作。其中,X代表实验精神(Experimental)、T代表时间(Time)、R研究(Research)、E工程(Engineering),M代表是机制(Mechanism)。

  X-TREM概念实至名归,为其名称作出最佳写照。X-TREM体现Christophe Claret立志为机械腕表领域开拓全新版图,突破界限的宗旨。然而更胜于此,品牌希望将表坛至目前为止未曾涉足的研究范畴融入制表界之中。

顶级腕表1 

  这家位于力洛克(Le Locle)的表厂于今年初推出系列首款作品─X-TREM-1腕表,为这个在各方面表现杰出的腕表系列揭开序幕。这款陀飞轮腕表运用磁化系统,以磁浮方式显示小时和分钟。

  这个赌注非常大胆,甚至有些疯狂。事实上,磁场是制表机械的最大天敌,如何把磁场融入腕表心脏而不损坏其机制?相信所有制表行家都会提出这个问题。然而,Christophe Claret却圆满将之实现!他是如何办到的?腕表结构的巧妙之处在于由两个精钢小球组成的系统,两颗小球彼此分开,各自位于表壳左右侧的蓝宝石水晶玻璃管中,以由导线牵引的两个微型磁铁所产生之磁力支持其运作。小球经过镂空处理,以减轻重量。详细而言,导线为极端纤细的坚韧编织丝线,如整型外科所使用的手术缝线。Claret表厂以相当于运作6年的加速系统对丝线的强度做过严格试验,以确保其坚固抗性。

顶级腕表2 

  两颗小球看似在两个玻璃管中漂浮,和机芯没有任何机械连结,更增添腕表的神秘性。Christophe Claret解释:“我们和位于依佛登(Yverdon-les-Bains)的沃州高等工程和管理学院(Haute Ecole d’Ingénierie et de Gestion du canton de Vaud ,HEIG-VD)以及Besson教授的研究团队合作开发这项技术。系统已研发至理想状态,磁场受到巧妙控制,不会对其任务之外的运作机制造成任何影响。”

  最初的计画和今日的研发结果非常不同,是由那沙泰尔(Neuchâtel )的两位制表师─Frédéric Richard 和Olivier Randin向Christophe Claret所提出的。Christophe Claret认为这个构思充满创意,便为其申请智慧财产权,其中包括一项专利。

 顶级腕表3

  腕表的技术创举并非仅限于X-TREM-1的“漂浮”圆球显示系统。整体时计结构和表面加工亦符合Christophe Claret一以贯之的极端严格要求。由于超轻钛金属符合人体工学,又可缩减体积,因此成为品牌选择打造curvexe立体机板和夹板桥的不二材质。如此复杂精密的机芯已为世界首创,更难得的是,品牌采用钛金属作为材质,机芯制作难度更高。表壳的材质为钛金属、玫瑰金或铂金,每款限量发行8枚。浮动式陀飞轮则搭载陶瓷双滚珠轴承以增加抗撞击性能,其倾斜角度为30度,使佩戴者可更清楚地观赏内在结构。这款手动上弦腕表的动力来自双发条盒。就结构而言,双发条盒不可或缺,因为它既可为耗能的显示装置提供足够能量,又不影响陀飞轮的运转,借此保证腕表运作无虞。

  第一个发条盒用于陀飞轮的运作,第二个则用于时分显示。时间齿轮组(第一个发条盒)由陀飞轮调节。显示装置的齿轮组则是由特别的擒纵装置控制,其时间数据的来源为时间齿轮组。这个装置含擒纵叉,每25秒松开显示装置齿轮组的擒纵叉齿轮的一个轮齿。擒纵叉由连结至时间齿轮组的凸轮带动。在一个齿轮组的发条盒动力储存用罄时,擒纵装置会中断邻近齿轮组的运作。此设计概念有个重要功能:从能量分布而言,由于陀飞轮的齿轮组和显示装置的齿轮组彼此独立,可避免双方互相干扰。腕表借此设计充分使用动力储存,保障腕表的理想精准度。

顶级腕表4 

  但腕表的研发并非到此为止。在Christophe Claret表厂内,所有创新技术都需经过检验和核准。基于这个原因,每枚机芯皆由同一位制表师组装,以保障腕表的技术和美学品质。最后,腕表将经过可靠度核准检测(Test Homologation Fiabilité)工作坊内部的一连串严格检测,只有在通过这些检测后,才能获得保证其精准度的证书。

  表厂的所有生产活动皆遵循高级制表的品质标准,腕表的表面加工和装配亦不例外。每枚作品皆经手工倒角、侧面拉丝处理。实心齿轮的槽板皆经抛光,镂空齿轮的齿臂则经倒角抛光处理。螺丝顶部经抛光紧固处理;凸轮、夹板桥和陀飞轮的机板框架的可见面皆经抛光紧固处理。Christophe Claret以一丝不苟的严谨态度进行每枚元件的加工,以审美精神设计加工处理,使其配合腕表整体,达到全体和谐和统一美感。

  Christophe Claret将每次的作品创作视为对表厂全体的挑战,秉持澎湃热情和恒心毅力,并寄予全体团队的情感和梦想,成就卓越时计。品牌不限囿于重唱老调,而是坚定地采用创新科技,毅然舍弃前人之路,转而开辟新疆,推出前所未见的读时方式。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