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葡萄酒的“拉菲现象”

  编辑:王龙  时间:2011年7月15日   

事实证明,世界上其他地方决定好酒的因素,在中国不一定适用。从影视作品到现实生活,拉菲在中国已成为一种身份的象征。

拉菲1

拉菲的“中国现象”与“中国价格”

在冯小刚导演的电影《非诚勿扰》中,“成功人士”谢子言接过美女梁笑笑倒给他的一杯红酒,喝了一口说:“长城干红吧?味儿太薄了,缺少内涵。我是喝拉菲的。”

今年1月18日凌晨2时06分,影视大腕宋丹丹在微博叫板房地产大鳄潘石屹:“……潘总,我就是个演员没多少钱,我请你喝拉菲,别再盖楼了,真的,求你了!”

从影视作品到现实生活,拉菲(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在中国已成为一种身份的象征。

中国人对拉菲的崇拜,已经超越了年份、分数以及酒质。波尔多五大一级酒庄,拉菲“五岳独尊”;拉菲副牌Carruades de Lafite(中文名称“小拉菲”)也鸡犬飞升,成为一种在中国红得发紫的红酒,其影响力甚至超越某些二级酒庄。这种奇怪的现象被英国《滗酒器(Decanter)》杂志出版总监莎拉-肯普(Sarah kemp)称之为“拉菲的中国现象”(Lafite's China phenomenon),她在《滗酒器》杂志卷首语《葡萄酒的认知差距》中写道:“世界上其他地方决定好酒的因素,在中国不一定适用。以拉菲副牌Carruades de Lafite为例,不论在英国还是美国,从来就不是非要不可的葡萄酒,但在中国却比许多一级酒庄和二级酒庄还要抢手。”

所有的波尔多人都在纳闷,甚至连掌管拉菲酒庄的罗斯柴尔德男爵集团(Domaines Barons de Rothschild)总经理克里斯托夫-萨林(Christophe Salin)也觉得不可思议,他在2009年9月接受法国《西南报》采访时说:“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中国现象’。我第一次访问中国迄今已近20年,中国人已经非常快速地跟上法国的奢侈品市场,并把顶级葡萄酒看作生活的艺术的一部分。可能因为拉菲有一个美好的故事,很容易发音,他们喜欢的这个酒标也恰好反映了他们对法国的想象。”

更不正常的是,“拉菲的中国现象”已经导致市场出现“拉菲的中国价格”。针对苏富比拍卖行(Sotheby's)2010年10月29日在香港以每瓶182万港元拍出3 瓶1869年拉菲,创造世界上最昂贵的葡萄酒新纪录,原《经济学人》亚洲版主编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在《金融时报》发表专栏文章,提出这样一个新名词——“拉菲的中国价格”(Lafite's China price),文章称:“3瓶1869年的拉菲在香港拍出43.79万英镑(注:以港币结算3瓶合计546万港元),这赋予了‘中国价格’新的含义。这个词通常是指最低廉的价格——反映了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力。但如今在最高端市场,也存在一个‘中国价格’,富裕的中国人把稀世奢侈品的价格,哄抬到让许多西方竞价对手吓得脸色苍白、以至于悄悄地溜出拍卖场的地步。”

据Lix-ex(伦敦国际葡萄酒交易所)跟踪,在苏富比举行的这场香港“拉菲古堡——酒庄直递尊贵窖藏”拍卖专场,多个年份的拉菲成交价数倍于英国市场最近交易价,比如:一箱(12瓶)1982年拉菲,英国交易价37500英镑,香港成交价84289英镑(注:以港币结算103万港元),差价高出125% ;一箱2005年拉菲,英国交易价10182英镑,香港成交价23522英镑,差价高出131% ;一箱2009年拉菲(尚在橡木桶陈酿阶段),英国交易价10950 英镑,香港成交价43124英镑,差价高出294%……当然,我们不确定其中有多少买家是来自中国内地,苏富比国际葡萄酒部经理、葡萄酒大师塞蕾娜-苏克丽芙(Serena Sutcliffe MW)的说法是:“拉菲在19世纪受到欧洲贵族的欣赏,20世纪七八十年代赢得美国人的青睐,现在正在征服亚洲。”

如果是为了面子,那么……

拉菲2

中国人为什么如此狂热地追捧拉菲?这是富隆国际酒业公司(Aussino)总裁、《滗酒器》杂志“全球葡萄酒行业50位影响力人物”之一的沈宇辉经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他曾经这样总结:“如果你宴请10 个人,上拉菲人人都会知道是顶级好酒,上拉图(Ch^ateau Latour)只有五六个人知道,上玛歌(Ch^ateau Margaux)只有两三个人知道……”

不过,如果是仅仅为了面子,拉菲其实并不是面子最大的选择,哪怕是中国人顶礼膜拜的1982年拉菲。

在美国《葡萄酒观察家(Wine Spectator)》杂志选出的“20 世纪12瓶梦幻之酒”排行榜上,波尔多入选的只有1900 年玛歌、1921年伊甘(Ch^ateau d'Yquem)、1945年木桐(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1947年白马(Ch^ateau Cheval-Blanc)、1961年柏图斯(Ch^ateau Pétrus),并没有拉菲。

在《滗酒器》杂志2004 年选出的“今生不容错过的100 瓶葡萄酒”排行榜上,单列在前面的10瓶绝代佳酿也没有拉菲,波尔多入选的只有1921年伊甘、1945年木桐、1947年白马、1961年拉图、1982年碧尚女爵(Ch^ateau Pichon Longueville Comtesse de Lalande)。拉菲只在按产区列出的13款波尔多葡萄酒中,以1959年拉菲忝列其中。

在1855年波尔多分级系统,拉菲也只是五大一级酒庄之一,并非五大一级酒庄之首,当时的排名只是按酒庄名称首字母顺序排列的。倒是Lix-ex在2009年对1855年波尔多分级系统提出挑战,他们根据梅多克(Médoc)和佩萨克-雷奥良产区(Pessac-Léognan,1987年从格拉夫 独立出来)的2000多款红酒在2003年-2007年5年间的平均价格,重新分出60家列级酒庄,也是分为5个等级,其中一级酒庄的入选资格是:一箱 (12瓶)的平均价格达到2000英镑以上。Lix-ex据此分出六大一级酒庄,按价格顺序依次为:拉图(4620英镑/箱)、拉菲(4197英镑 /箱)、玛歌(3773英镑/箱)、木桐(2941英镑/箱)、侯伯王(2705英镑/箱,Ch^ateau Haut-Brion)、美讯(2225英镑/箱,Ch^ateau la Mission Haut-Brion)。也就是说,拉菲是老二,拉图才是老大。

如果以具体到年份的身价来看,在《滗酒器》杂志2010年8月发布的1961年-2005年50年间法国葡萄酒价格榜上,1978年罗曼尼-康帝 (DRC.Romanée-Conti)以85790英镑/箱位居第一,1990年罗曼尼-康帝以79579英镑/箱排名第二,1961年柏图斯以 74062英镑/箱排名第三,接下来的第四、第五、第六位又分别被1999年、1967年、1996年罗曼尼-康帝占据,第七位被1990年里鹏(Le Pin)占据,第八、第九、第十位分别被1982年、2000年、1990年柏图斯占据。1982年拉菲仅以34562英镑/箱排在第十一位。也就是说, 过去50年来,真正的法国酒王是勃艮第的罗曼尼-康帝,真正的波尔多酒王是右岸的柏图斯。

如果以分数来看,在美国著名酒评家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给过满分(100分)的2007年之前的法国葡萄酒中,截至2010年10月的重新评定结果,仍然能够保持满分的波尔多葡萄酒,拉菲只剩2 个年份(1996、2003),而左岸佩萨克-雷奥良产区的美讯多达5个年份(1955、1959、1975、1982、2000),右岸波美侯产区 (Pomerol)的柏图斯多达7个年份(1921、1929、1947、1961、1989、1990、2000)。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位于罗讷河谷罗帝丘(C^ote-R^otie)的吉佳乐酒庄(E. Guigal),仍然保持满分的葡萄酒多达21款,其中,拉慕林葡萄园(La Mouline)有9个年份(1976、1978、1983、1985、1988、1991、1999、2003、2005)、拉兰当葡萄园(La Landonne)有7个年份(1985、1988、1990、1998、1999、2003、2005)、拉杜克葡萄园(La Turque)有5个年份(1985、1988、1999、2003、2005),而这3个葡萄园的首个酿造年份才分别可以追溯的1966年、1978年、1985年,总面积加起来还不到5公顷。另外,在罗伯特-帕克的评分系统,拉菲还曾经创造过波尔多葡萄酒分数最低纪录——1974年拉菲只得56分,50-59分属于“令人无法接受的葡萄酒”。

总而言之,以势利的眼光看,论分数、论身价、论排名,拉菲绝对不算最有面子的葡萄酒。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