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地的“热酒”文化

  编辑:王龙  时间:2011年11月18日   

哪里都有喝热酒的习惯,中国人讲究养生,喝热酒自然也是行家。《红楼梦》里王熙凤劝诫宝玉不能喝冷酒:“仔细手颤,明儿写不得字,拉不得弓。”宝钗更借吃冷酒一题大发挥,细谈养生之道:“宝兄弟,亏你每日家杂学旁收的,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要热吃下去,就发散得快,要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拿五脏去暖他,岂不受苦?从此还不快不要吃那冷的了。”于是宝玉听着觉得大有情理,便放下了冷酒,命人暖了再来喝。

热酒

中国的热酒,从菊肥蟹壮的季节便开始适合喝了。吃螃蟹的时候一般都会热传统黄酒来喝,因为蟹性最寒,喝酒并红枣姜茶可保护五脏六腑不受刺激。现今的人喝热黄酒都爱加点姜丝和话梅,以提其香味,也很衬蟹的鲜味。但酿造黄酒的人告诉我说,热黄酒里加姜加话梅,本是用在品质不好的黄酒上的,因其味道单薄且香气不够,但现在反而吃成了一种习惯,很多人觉得黄酒便是这样热的。其实上乘的黄酒根本不需要添加这些辅料,光烫热便已经很好喝了。

日本的清酒加热也格外美味,尽管有许多清酒专家都提倡常温饮用清酒,因为这样最能体现清酒本的来醇香,饮多也不容易上头。但热清酒喝起来是一种气氛,尤其是在大冬天,配着生冷的各色海鲜,外面飘雪的日子,在榻榻米房间里喝着清冽醇香的热清酒,吃着肥美的帝王蟹腿、带子的牡丹虾和鲜甜的海胆什么的,在暖炉桌子下惬意地伸长腿,那种晕晕乎乎的幸福感实在是无与伦比的。

热酒2

欧美国家在寒风凛冽的季节也都盛行喝热酒,只不过亚洲国家的热酒大多是将酒壶放在热水中烫一下,这样热出来的黄酒也好白酒也好清酒也好,都恰到好处。而欧美系的热酒大多是放上香料煮出来的。如德国的Gluehwein和瑞典的Glogg,都是出名的热红酒。一到圣诞节前夕,圣诞市场上便开始用大锅煮这样的热红酒,做法基本上都差不多,都是选用味道浓重的红酒,放了肉桂、丁香、柑橘、柠檬之类的一起熬煮,最后还要加一把砂糖。大冷天,在家里暖洋洋地喝上一杯这样的热红酒,还可以搭上点对味的食物,比如Gluehwein就能搭上条热乎乎的煮白肠,两者都是那么温润细腻,所以是绝配。而喝Glogg的时候,则可以配几块传统的圣诞姜汁饼干,因为热红酒里的肉桂味和姜汁饼干里的肉桂味也会恰好很搭调。其实,在圣诞节的酒饮料里要加入各种香料煮开饮用也是有说法的,因为耶稣诞生的时候,东方三博士送了香料没药做贺礼。

评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奢侈品中国同意其观点!